10.0

2022-08-31发布:

导演手记 三、《慧仪全篇》

精彩内容:

本篇最後由 小祥祥哥 于 2018-5-22 02:05 編輯

導演手記 叁、《慧儀全篇》


  主要人物

  流晶:大奸角。迷奸女明星的元凶,X級片的幕後制作人。鑫:第X男主角。叁級片制作公司的苦力。慧儀:女主角。不是姓張。             --      --

  我是在十年前于某些演藝課程畢業,由于沒錢再進修,迫于出來見識世界與工作的新人……十年後,與我同課程的各同學,今天已是大制片公司的BOSS或監制……!反而自已就苦海遊沈,苦泳不見岸……

  現在,我在一間專拍攝叁級片的制作公司做導演。從前全班同學,編導成績我至高……本以爲讀書好,未來有前途。怎知現在經濟差,片市低迷,全行無工作可做……爲了[食飯],只好馬死落地行……別說叁級片,X級片導演也一樣做……唉!!……FUCKXXG重建香!!              **      **

  「誰?…啊?」在制作公司辨工室的我:「原來是流晶哥!」

  電話中流晶輕聲說:「…今晚在【黑白貓酒店】叁樓大堂見!」

  「明白了!流晶哥!!…」我把電話放回電話主機上,轉對在低頭寫劇本的鑫說:「鑫!你今晚把拍攝用具搬到黑白貓酒店!」

  鑫:「知道!!」他隨即快步到制作公司的藏物處拿拍攝用具。我心內卻胡思亂想:又一個女星今晚會遭流晶毒手!唉…

  --      --

  「流晶哥!你好!!」

  我在流晶身旁坐下,他雙眼放大:「我身旁的坐位是你坐的嗎?」

  「對!流晶哥!知道了!」我連僕帶滾地坐在流晶斜對面。

  坐在【黑白貓酒店】叁樓大堂的咖啡店一角的流晶,臉帶怒顔似乎還有所不滿:「你!哈!?您…」他由怒轉喜,滿臉歡容:「您好!您相當守時!」

  一個全身黑衣,身材豐滿,長發及背,濃裝笑臉的女子,走向流晶身前:「晶哥!」

  流晶:「慧儀!請坐…」他邊說邊向我打眼色。我即掉下一句:「失陪!」就轉身走開…我一邊慢慢地走開,一邊傾耳偷聽。

  流晶:「…您今晚很美!」

  慧儀在流晶身旁坐下:「多謝!晶哥!你上次提的那部新戲的價錢…」

  流晶輕笑搶先說:「價錢的問題,可以慢慢談…您想食甚幺?」

  慧儀:「晶哥!甚幺也可…隨便吧!」

  流晶一邊側身輕壓向身旁的慧儀,一邊語帶相關:「…隨便?」他的手已搭在慧儀的香肩上。

  慧儀臉色微變:「晶哥…XXXX~」

  慧儀的話,我已因身在遠處,而聽不清楚,只見她與流晶依舊地談笑甚歡,但流晶已將手收回。我心中暗暗搖頭:這就是娛樂圈…唉~!

  --      --

  在黑白貓酒店八樓尾房,鑫在雙人床前整理燈光器上的照明郊果,而我卻呆坐在窗台上細看夜色。

  鑫:「導演!燈光郊果弄好了…」

  「知道了!你檢查攝影機吧!」我口中回話腦中卻魂飛天外:我現在在做甚幺?流晶的狗?還是…

  鑫:「導演!攝影機完全正常!」

  被鑫打斷思路的我,轉頭見在這二百多公尺的雙人房內,左面的書桌旁正在用攝影機,對著右面的雙人床的鑫,他像傻瓜般看著我。

  鑫:「準備妥當了!導演!」

  我被滿臉努力加油之色的鑫所喚醒:「好!做得好!」我邊說邊走入雙人房正門旁的洗手間…我將洗手盆注滿水,一頭插進去,被泠水刺激下,心中大叫:我不是狗!我是爲自己努力…我要活下去!我不要做窮人!!

  我用水清潔幹淨後正要走出洗手間,慧儀突然推門而入,只見她一臉紅雲,眼光呆然,在我臉前脫下黑色長褲和黑色內褲,向廁盆一坐…我耳中立向起放尿聲,心下明白,她已遭流晶毒手。

  當我見到慧儀下身呈叁角形的陰毛時,下身的棍立時突起成四十五度,心內色心大作:慧儀?她的身材真~正……若果可以…可以X她……?…X她?但?

  我走出洗手間問鑫:「流晶哥走了嗎?」

  鑫手持兩包紙包咖啡:「導演!晶哥放下這兩包咖啡就走了!他說你知怎做的!」我見他手上其中一包咖啡已被飲用過。

  我:「知道了!」下身老二的堅硬感令我心慌意亂:不吃白不吃!~上吧!還怕甚幺?

  被淫念戰勝的我:「…慧儀……她身體不適~~你就休息一會吧!…待…她好轉之後才繼續拍吧!」

  一臉天真的鑫:「知道!」

  我急急推門走入洗手間…我的棍與心也因眼前景像而大大地跳了一下:哇!??慧儀的身材實在太好了…慧儀!您的乳暈很大呀…還…還想甚幺?插!插…

  洗手間內的慧儀已脫下全身衣服,站在浴盆上用射水器洗身,滿臉紅雲的她一見我即笑說:「親愛的!!」她走過來抱著我。

  立即一身是水的我,心中明白,慧儀因藥物所迷,將我錯認爲愛人…她的一對堅挺大豪乳打斷我的思路。

  正用豪乳一上一下磨擦著我的胸口的慧儀,嬌羞滿臉地嬌嗔:「我要啊!」

  我心口被兩團濕濕的大奶肉壓磨扁弄,我的理智立即也一同被壓扁消失,我一對手恣意地狠搾狠搓慧儀堅挺而巨大的乳房。

  慧儀也伸手到我的長褲外陰莖位置上,用力地上上下下地套弄著,她以淫浪聲調撒嬌:「~啊啊!我要~~我要爽啊!」

  我一邊大力狂搾慧儀的堅挺彈手巨乳,一邊低頭吸允著豪乳上的大乳暈,狠狠地咬著大乳暈上的乳頭…慧儀銷魂輕呼:「呀啊!吸啊~喔~咬呀!太爽了喔!」她也手下不停,拉開我的褲鏈,輕輕的將全硬陰莖拿在手中,上下地套弄棍身。

  我因棍身之快感吟呻:「呀~慧儀!~喔~太爽…呀?」原來慧儀用手指輕挑龜頭上的吊帶。

  我隨即反攻,一面用雙手力搓著豪乳一面低下頭吸允慧儀的陰唇…被我舔吸至臉露快感的慧儀:「啊呀~呀!…喔?」

  我趁慧儀吟呻時即用嘴大力的咬著陰核,吸允至「啾!啾~!」連聲。

  慧儀隨即全身激震:「哇~~哇!」我嘴中忽然被注滿液體,原來她的陰穴內正湧出大量淫液…我見她已蜜汁充足,立刻用手指一左一右分開兩片濕答答的陰唇,用另一只手的手指放在陰道口,然後快速地撩撥、磨掃著。

  隨即臉露享受之色的慧儀:「喔?啊…爽呀!好爽!」

  我在慧儀的陰道口撩撥了一陣後,用力將二根手指插進她陰道中…她全身一震:「啊!~呀~親愛的!…用力~呀…啊…好~太好了…」

  我全力在陰道內把手指不停的挫弄,使慧儀的雙腳開始放軟…我見她全身放軟,伸單手扶她的腰,用另一只手握住男棍,把棍扶正後放在陰道口,用腰力大大力地插進去。

  即時折眉臉露痛苦的慧儀吟呻:「很…噢!啊~喔!呀!親愛的~太大…呀!」那料被我用力一插的她雙腳一軟,全身向滿水的浴盆後倒落下去,令與她連身合體的我,也不受控制地全身連棍向前【插】進浴盆中。

  「哈!~親愛的!…嘻!我們來~」滿臉紅雲的慧儀伸頭出水哈哈大叫:「我們來~戲水吧……噢?」

  我不理慧儀的大叫,即時在這雙人用浴盆中展開快速的硬棍進攻,狠狠的在陰道裏抽送著。

  「啊!呀波蔔…滋啊!呀波…」水激蕩、陰莖抽送的聲音與慧儀的呼爽聲混雜其中,混滿全房。

  慧儀雙手一左一右地力搾我雙肩,臉露快感地大呼:「噢!?~~噢!啊喔!…呀!」

  「慧儀呀!這樣抽插…爽嗎??」

  浴盆中的慧儀聲音微亂:「爽!!……爽…爽呀!…」

  「喜歡我再大力一些嗎??」

  迷亂心性,似醒非醒的慧儀:「喜…喜歡…丫??哇!」

  「慧儀…您哇甚幺??」

  巨大乳房中的奶頭開始硬凸的慧儀輕咬嘴唇:「大龜頭…大龜頭在裏面撐的…好爽呀!!」

  我:「大龜頭在裏面撐的好爽?」我抽出在陰道中的老二的長棍身,在水中用腰向前一搖,「啵!!!」的一大聲…在水中的慧儀即時全身抛向上,一臉難以忍受:「咿!!」

  「在裏面的大龜頭掘的夠不夠深入?」

  剛剛【跌落】下來的慧儀緊皺眉頭:「……」

  「大龜頭掘的不夠深入??」我大力「啵!!!」的一大聲…即時全身抛向上的慧儀:「呀!」

  「怎幺了?慧儀…?」

  剛剛再【跌落】下來的慧儀喘氣連連:「…這…這…」

  「啵!」的一大聲…我再大力掘入:「…這甚幺??不喜歡這幺激烈嗎?」

  「喜歡呀!…」混身微震的慧儀:「…只是…裏面的大龜頭…太過…太過深入了!!」

  「掘的【深入】不好嗎?」

  慧儀:「…好!…哎?哎唉?」

  「啵!!啵!!啵!!啵!!啵!!啵!!啵!!啵!!啵!!啵!!啵!…」的多聲…我搖著屁股,使慧儀【抛上抛落】。

  上上落落的慧儀一臉不知道是痛苦或是享受的表情:「…嗚嗚嗚嗚!哎丫…好~好好好~~好好好~~~好好!」

  一臉水花,快感的我:「好…好甚幺啊??」

  被我一輪狠頂,頂至全身抛上抛落,也是一臉水花,全身抖顫激震的慧儀:「嗚?噢!好好好~正啊~哎~~~頂的~很【深入】啊!!~~~丫?」

  我夾住慧儀蕩上蕩下的巨大乳房中的粉紅色的大乳暈…慧儀:「呀…啊…搓搓搓呀!…搓的~真舒……啊~?」

  我將大乳暈夾著,急劇的搓上搓落,狠狠地弄扁搓圓,大力的將大乳暈向左右狂扭亂搖…慧儀緊閉雙目,一臉受不了的表情:「呀?奶頭……」

  「奶頭…」我一邊搖腰狠頂,一邊將奶頭狠狠的捏扁,我:「奶頭怎幺了?…」

  緊閉眉頭,咀唇狠狠地咬緊,左右狂亂搖頭的慧儀:「~呀~丫!奶~頭~好爽呀…乳暈~很癢呀!!~是這樣了!磨的好呀!乳暈被你磨的…啊?…奶頭好痕喔!!~~…對…對了!…掃大力一點!哇?…捏的好爽呀!!奶頭好爽!!」

  「是奶頭爽一些…」我停止了夾磨掃弄大乳暈,搖一次腰狠頂一次之後,再次停止了狠頂,大力地將巨乳又搾又捏,我:「還是裏面爽一些?」

  漲紅了臉的慧儀:「~爽呀…是奶頭……呀?…是裏面…呀?…奶頭…裏面…奶頭…裏面…」

  慧儀一說奶頭,我隨即狠頂一次,相反地慧儀一說裏面,我隨即狠搾一次,令到慧儀不停地喘氣:「~親…親…親愛的!~…奶頭爽呀!~~…裏面舒服死了!!」

  「~裏面舒服死了?」我雙手改爲搾慧儀的腰,集中精神以腰力狠頂,我:「~像這樣嗎?」

  「…啊啊啊啊啊啊…天…天呀!熱龜頭燙的…令裏面好爽呀!熱啊!」慧儀臉容扭曲,加大聲音:「啊!龜頭!!…爽啊!…龜頭尖鑽的裏面很舒服啊!!…快…快…一點…熱龜頭尖鑽快一點啊!!!」

  我:「…再快一點?…」

  慧儀點頭:「裏面…裏面還要…爽一點呀!…啊…快啊!」

  我立即大力搖著屁股,把棍狂塞進慧儀的陰道內,她的一雙堅挺巨大豪乳因我的抽送而在水中前後的蕩上蕩下…不一會,龜頭上的快感令我快忍不住了:「啊?呀~~呀!就…呀!射~!快~快要射了!!」

  閉目而一臉享受之色的慧儀:「親愛的!~噢~再用力點啊!求求你再快一點…我~~喔?」【受令】的我即全力狠狠的抽送。但我抽送十多次後:「啊?慧儀呀~呀!不成…不~成~~了~!」

  高潮滿身的我全身急震,把發射中的棍由陰道中抽出,向全身震動中的慧儀的頭射出馀下的精液。被高潮沖擊至咬牙切齒的我:「慧儀!好味嗎??」

  一條條白色濃郁的精液滿布慧儀的臉,臉上閃閃生光的她銷魂地點頭:「好味!!」伸出玉舌作出好食狀!

  「哈!哈!哈!好味?」我把棍塞向她的口,笑問:「慧儀!還想要嗎??要好味的精液嗎?」

  慧儀點頭:「要!~要喔!!」

  我正要把棍塞進慧儀的口中時…忽然鑫由門外伸頭進來:「導演!我也要插慧儀的淫穴啊!…」

  我擡頭見鑫手持一包已被飲用過的咖啡,鑫的臉紅雲一片眼光呆然,即心下明白,他也【已遭】流晶毒手。

  我隨即大怒:「鑫!你這沒用男!……呀??慧儀…」

  慧儀忽然伸頭吻我的嘴,還把我連頭帶人抱進水中…門外的鑫竟飛身而入跳進浴盆中。

  兩人的突發行爲令我即變成水裏叁文治中間的火腿…我人在水裏,心中急急大叫:救命!救命呀!我就快被~您倆人~玩死!~救~

  我雙手向前用力一搾,慧儀雙奶則即時變形,她呼痛:「啊!?~~」她隨後放開抱著我頭的雙手…剛脫險伸頭出水的我:「呼!呀鑫!你……呀??」我忽覺【股洞】一痛,隨即心下一涼,混身遍寒,我:呀鑫!你…難度……我【股洞】的【貞操】…/(ToTii)\…已被你取去??

  我轉頭……我即安心地發現,鑫只在水中脫衣服,而股洞中手指是慧儀的。原來是慧儀對我的搾奶攻擊,作出的還擊。

  我細心看慧儀,一頭長發全濕,漂亮迷人的臉蛋,加上媚惑人心的雙眼,令我心中一醉,全軟的老二立時成二十五度…雙頰紅如火加雙眼淫意四流的慧儀:「親愛的!我未夠呀…我還要喔!!」

  鑫:「我~來~~了!」

  我聞言即全身一震,毛管全立,即使出家傳絕技,不外傳的秘功,立時水花大作,我雙手往水一拍:「喝!…武富水雲蹤!」我即全身而起。

  低頭見鑫的巨大老二在水內揚來揚去,令我先前在水中的位置水花四濺,劍氣四射…我即心中一寒:呼!好險!……呀?

  「啪!」的一大聲,我:「啊?~!」上升中的我不知被甚幺物體拉著,連滾帶僕地全身倒在浴盆旁!

  我轉頭細望…原來我忘了【股洞】中慧儀的手。

  我見鑫與慧儀已玩作一團,忽發奇想,即忍著痛全身而起,弄開擺脫慧儀的手,奪門而出。

  不一刻,我雙手一持攝影機,一搾照明用燈光器,急急撞門而入。只見浴盆中的鑫已人在水中浮沈,慧儀就坐在鑫的對面。鑫在水中脫上衣,而慧儀在助他解開恤衫上的鈕。

  我快快地弄好了燈光器的位置與電源,即手持攝影機向他們拍攝…忽聞「噗!」的一聲,鑫隨後滿臉快感以日文:「呀!喔…太爽了?!」

  只見慧儀單手執住鑫那一管獨立于水中的硬棍,慧儀低下頭以小咀一含,慢慢含至棍身底,即緊合小嘴地快速向上抽出…「噗!」的一聲,鑫又滿臉快感以日文:「呀!…喔!太爽!」

  慧儀一抽出,隨即向下由龜頭含起…「噗!噗!噗!噗!噗!…」的多聲,她連做多次吹含動作,令鑫雙目緊閉全身輕震,她用手往鑫的陰囊袋子一拉,鑫即大呼:「…喔!?~~痛~~~!」

  慧儀淫笑:「痛?…這樣呢?」她隨即伸出舌頭,往鑫的巨大龜頭上打圈。

  鑫即臉色大變:「喔!?~~!?」

  慧儀舌頭以龜頭頂口爲中心隨龜頭外圍輕輕劃了一圈,令鑫雙腳肌肉拉緊,慢慢伸出水面…慧儀甜甜一笑:「親愛的!…舒服嗎!?」

  鑫雙手用力搾緊浴盆邊,以保持下身浮起,鑫:「啊!好舒服!…呀?」

  慧儀以舌尖順著龜頭頂口向外圍劃了一圈,又一圈,一圈,一圈的向下劃下去…鑫全身打震,口中連連呼氣:「…呼!!啊!…呼…呼!!」

  慧儀的舌頭停在龜頭下的吊帶中,然後她的小舌尖高速地上下撩撥著…鑫即時臉露極度快感:「啊!~~好啊!…呀?」

  鑫的巨大龜頭越來越紅,越來越粗,在慧儀的手中微微輕抖,忽然在龜頭頂口有白色液體流出,她一見即媚笑:「流多些!親愛的!!…」她隨後用力把陰莖套弄…鑫:「呀?呀?!…呀!!」

  慧儀用舌頭在龜頭頂口沾了一些:「啊?!好啊!…好味!」她即用口含著巨大龜頭,狠狠的套弄。

  鑫大呼:「呀!!」他即用力推開慧儀,慧儀向後一撞,將浴盆的泠熱水開關撞開…一時間,浴盆中水花大作,在浴盆上方的射水器不停向慧儀身上射水,鑫上前,粗暴地伸手去把慧儀的兩腿分開。

  我即持攝影機走前,向慧儀的陰穴作大特寫…對于鑫的反常行爲,我心下明白,他是受藥物所影晌。

  鑫用力把慧儀的兩腿舉高,「啵!」的一聲,水花四濺,慧儀上身應聲滑入水中…鑫把慧儀的兩腿往雙肩一放,粗暴地全身起立,把慧儀腿上頭下地舉高,鑫即低頭張口欲含水蜜穴,但是,「啪!」的一聲,鑫的頭撞到射水器。

  我見狀,即心中暗暗搖頭:唉!…沒用男呀!沒用男…你次次也這樣,快令我…見怪不怪……啊?你這算是幹甚幺??

  只見腿上頭下臉露極度快感的慧儀全身亂搖:「啊!好舒服!…快一點…好啊…呀?…舒服!」原來鑫將射水器全支塞入慧儀蜜穴中。

  鑫不絕地將射水器粗暴地抽出塞入,令慧儀蜜穴中射出大量水花,使之變成真真正正的流水蜜穴…鑫將射水器抽至蜜穴口,即水花四射,隨後死命一塞,使慧儀全身激搖:「啊??!~~~!」蜜穴口露出半支射水器,水花也慢慢的湧出。

  鑫臉露淫笑:「如何??騷貨!…這樣夠爽嗎?」

  慧儀被塞至媚眼如絲:「好……噢?…太…呀!」頭下腿上的她那雙向下反的巨乳,也因她全身亂搖而大角度的搖蕩,偶而雙乳互撞,立時啪啪有聲。

  鑫伸腳將泠熱水開關按至最大泠水,慧儀即時滿臉漲紅臉容狃曲:「啊~?!」只見蜜穴口急速湧出大量泠水…

  鑫竟臉帶奸笑:「哈!~~!啊甚幺?」隨後伸腳將泠熱水開關按至最大熱水,慧儀隨即全身狂狃亂搖,臉露極度痛楚:「哇??!熱!!…痛!!~~~啊?」

  鑫趁著慧儀大聲呼叫之時,即按至最大泠水,不一會,又按回最大熱水,慧儀連連呼叫:「哇?~~熱!~~啊?好!~~~痛?…好爽!~~呀?」

  鑫來回泠熱泠熱泠熱泠熱泠熱泠熱的不停轉按…慧儀被整得滿臉淚痕聲音漸無:「~~~~~」

  鑫見慧儀的蜜穴口已被熱水弄至近紫紅色,即時按至最大泠水…鑫隨後伸腳力推慧儀向下反的巨乳,慧儀早己在多次高潮下而呈半昏迷狀態,鑫臉帶滿足,將射水器全支抽出,伸鼻一聞,鑫隨即滿臉漲紅,隨後伸出舌頭,往全支射水器上,來回舔弄,將射水器上的不知是水還是淫汁的液體【食】淨。

  鑫奸笑:「淫娃!給我出水!」鑫將射水器噴嘴(噴射口)按至【激射】,射水器頭中即急激□出一條水柱,水柱「啪!!」一聲,打在半昏的慧儀臉上,隨後水花即向四周激射…慧儀:「啊?親愛的!………哇~~??~」

  鑫將射水器向蜜穴一塞,「噗吱!!!」一大聲,蜜穴中□出一條水柱,水柱直射上洗手間頂,即時水花如雨下…剛醒的慧儀立雙目一反,全身死命激震,令蜜穴中的水柱,左射右射。

  鑫竟伸口向水柱,大口大口的喝:「哈~~~!~!太好味了…淫種!給我射多……呀?」「啪!!」的一大聲,因慧儀全身激搖下,令鑫腳下一滑…倆人即成深水炸藥,全盆水向上四飛,令我雙腳也濺滿水。

  忽然門外有開門聲,我急急推門走出洗手間…我的棍與心大大地跳了一下,因我在洗手間門外,酒店房門前聽到,酒店房門外有人大力拍門。

  「開門!警察!!開門!!!~~~警~察!」

  我腦中即現出畫面與向起警號聲…明天的【一周看】與【西周看】的頭條一定是==》【女星慧儀,酒店夜拍X級片!某叁流導演與一□男被捕!】

  我:天呀!…/(ToT'")\…完了…我的人生完了!

  忽聞洗手間內,鑫大聲說著日文…我即心生一計,走近鑫那放在雙人房內,右面的雙人床上的隨身背袋,在隨身背袋中拿出鑫經常不離手的…我開門,門外有兩位警察,其一:「先生!查房!請出示身份證!」

  我心中暗罵:查房?來高級酒店查房?

  我口卻:「哥蓮之哇!小裏呀嗎!巴加!巴加!!」

  被我亂說日語所【嚇倒】的兩位警察互視一眼…警察A:「啊?日本人…」

  警察B以英語向我:「先生!請出示身份證明文件!…」

  我即假裝不懂地回以亂說的數句【日語】…雞同鴨講數分锺後,我拿出鑫經常不離手的漢日會話書,用以加大說服力。

  我在【看似怕日本人】的警察A臉前伸手指著漢日會話書中一句==》【我是日本遊客!】

  我口中同時假裝地以【人見人怕的日式英語】:「我是日本遊客!小裏兩個呀嗎!巴加!巴加!!」

  警察A向警察B:「唏!雞同鴨講!走吧!」警察A即轉身…「呀~啊!喔呀!」慧儀由洗手間內大呼,我的心隨即由口中跳出來。

  警察B即撞門而入,我也隨後進入洗手間內…只見慧儀正以【貞子】式滿臉濕水長發地替鑫口交。

  鑫快樂地以日語:「…呀…喔…太爽…呀?!…啊!用力…」

  警察A向警察B:「他們在拍AV…走吧!」

  警察B欲言又止,警察A邊行邊說:「他們在房中拍,沒有犯罪,多一事不如少一事…走吧!」

  我目送AB兩人出門,即輕呼一口氣,把跳出口的心,放回原位…一關門,我就被鑫撞倒。

  倒在地上的我,擡頭見鑫抱著慧儀走向雙人床…我即忍痛全身而起,奪門而入走進洗手間內,然後我雙手一搾照明用燈光器,一持攝影機,由洗手間內急急撞門而出。

  在這二百多公尺的雙人房左面的書桌旁,我正在用攝影機對著右面的雙人床上的鑫與慧儀…

  慧儀正背向著鑫,鑫從後向身前的慧儀一搾,慧儀滿臉紅雲:「親愛的!…啊!…爽呀…大力…我要!…要!…啊?」鑫一面雙手力搾慧儀一對堅挺大乳,一面粗暴地以一對豪乳爲力點把她全身舉高。

  滿臉痛苦的慧儀呻吟:「噢!?~~噢!!痛喔…親愛的!痛呀!」鑫以兩腿分開她一對玉腿,力搾大乳的雙手一放…「啪!!」的一大聲,慧儀由【半空】向鑫的硬巨棍狠狠地一坐。

  慧儀:「呀!?~~~呀!很痛喔!……呀…呀!」

  鑫的硬巨棍【被塞入肉套】時,即大力搖著屁股,用腰力連射,展開超快速的硬棍攻擊,整條巨棍在慧儀的陰道中狂力地抽送著,只見硬巨棍身在慧儀的兩片陰唇中粗暴地進進出出…

  滿臉紅雲的慧儀交替地臉露痛苦及快樂之色:「喔!!…你!好呀!……啊!!太~~噢!」

  鑫一雙手立即由後向前恣意地用力握住慧儀一對彈手的巨乳,粗暴地握住不放,令一對巨乳即時變形…

  鑫那在慧儀的兩片陰唇中進進出出的硬棍,忽然停住,慢慢的抽出至近蜜穴口的位置,即「噗!」的一聲,全棍狠狠的塞入。

  「噗!噗!噗!噗!噗!噗!噗!噗!…」的一連多聲,被鑫【狂塞】至眉開眼笑的慧儀全身放軟:「喔?~~啊!…好呀…太爽…!~!」

  忽然鑫似在力忍:「呀?………嗚!」但見鑫全身大大地抖了幾抖,就把硬巨棍由慧儀的陰道內抽出…鑫急急的由背後用雙手把慧儀雙腳抓著,向左右大大地一分,用腰力提高她的下體,只見由微震的陰穴內慢慢的流出一泉白液。

  鑫見那泉白液一停一續的慢慢流出,一臉不快:「淫貨!我射那樣多!您流那幺少?…X的!…」鑫狠狠地推低慧儀…鑫雙手用力分開慧儀兩腿,粗暴地以中指塞入兩片陰唇中,慧儀呼痛:「啊?呀~~呀!不…不要……啊?」

  鑫在慧儀陰道內恣意地不停的挫弄,狠狠的抽送,粗野的攪轉抓弄…慧儀閉目臉容狃曲大呼:「啊!~~嗚!~嗚!!……痛~~痛!~~~啊…很…痛~~」

  不一會,在兩片陰唇間及中指的僅馀的空間內湧出許多淺白色的精液與淫液…鑫一見即大笑:「哈!哈!!對了…就是這樣!流出來吧!!」

  鑫抽出中指,往慧儀口中一送…慧儀滿臉紅雲:「親愛的!…呀…好食啊!…」

  鑫滿臉得色:「好食?哈!哈!那給我流多些出來吧!!」即伸手狠狠的往慧儀的大玉股一打…

  「啪!!」的一聲,慧儀全身一震:「啊?親愛的!不…?」

  「啪!啪!啪!啪!啪!啪!…」的多聲,只見慧儀那漲紅的兩片陰唇中激湧出一陣又一陣的白液泉流。

  我將鏡頭近距離的對著慧儀的蜜穴…漲紅的蜜穴有韻律地在輕輕的張合著,蜜穴口、兩片陰唇、小蜜珠、草原、後庭玉洞大腿間滿是白色液體,兩片陰唇中的泉流,依然在一段段地續流不絕。

  慧儀呼痛:「親愛的!不要打…呀?……痛呀!不要打了!」

  鑫:「…不要打??」只見鑫伸手摸摸大棍,然後將慧儀全身一反,鑫出力一跳,坐在她雙乳間…鑫:「臭貨!!不想被打…給我磨硬它!」

  慧儀聞言即雙手一合,兩團巨肉,即前磨後磨地,高速的爲鑫磨槍。

  鑫滿臉享受之色:「好!……啊?太爽了…」滿房也是磨皮聲…鑫:「淫貨!!…呀…不想被打…給我加速…啊…用力…磨硬它!!………呀?好~~!」

  慧儀:「好!親愛的!…不要打!……啊?硬了!…」

  鑫即伸手套弄那呈四十五度角的半硬長棍,向慧儀怒喝:「淫貨!不想被打的話…給我乘乘做母狗!」

  慧儀即乘乘地變狗女,用玉背玉屁股對著鑫,鑫伸手插插漲紅蜜穴:「臭爛穴!X您臭西!!」鑫全身出力一跳,上身即飛上慧儀玉背上,慧儀上身立被壓下…鑫的屁股用力一頂,即全根盡入。

  只見鑫慢慢的向左面移動,以慧儀的陰道作爲圓心,由左至右轉了一圈…慧儀:「噢?……呀!~~~!!」

  眼前影像令我心中一震:哇??!人肉直升機?…

  在【上面】的鑫,每轉一圈,即用力向下一頂…

  但見鑫越轉越快,越頂越多,慧儀:「太…呀!~~?…!!好爽呀~~」在圓心的陰道內即時隨著【轉動】而湧出大量淫水。

  慧儀隨一陣激震後,軟軟倒下…鑫隨同慧儀倒下,但倒下中的鑫四足一彈,即由陰道圓心抽棍而出,只見他伸手狠套巨棍,滿臉漲紅及汗水的他:「呀?!!射爆您~~臭穴爛西!」

  鑫快走向慧儀的臉走去,我立即向慧儀的臉作大特寫,只待鑫持棍射爆她,不一會…閉上一目全神注視攝影機中,慧儀的臉部大特寫的我:咦?鑫走了去那裏?怎不將她的臉射爆??

  我一擡頭:「呀?~~」

  只見鑫像醉酒漢般,左擺右扭地向我撞過來…我立刻火由心起:唏!呆蛋!原來轉至頭昏昏,越走越斜…去死啦!直升機駕駛員!~~

  我大腳一伸,「啪咧!」的一大聲,鑫全身飛起,變了空中射水飛機,鑫即時向反方向飛去,一邊【飛行】一邊【噴水】,白液射滿慧儀全身,大床上,然後…「啪轟!!」的巨大一聲,鑫大字形的撞在牆上,鑫一陣激震後軟軟倒下。

  --      --

  拍完後…我硬是感覺到尚欠一些東西,心內呆想:尚欠甚幺?……………………喔?~是呀鑫的插女星口頭禅==》…啊…喔…很興奮!我…終于都…呀…上到您了!我實在太興奮太HIGH!想來必是呀鑫受藥物所影晌,而忘了說。

  忽聞門外有開門聲,我急急走近門前…流晶:「開門呀!是我……」

  我聞言即開門:「流晶哥!有甚幺事嗎?」

  流晶:「我忘了對你說…下次的對像是Yo-Yo自遙…」

  我聞言後,轉頭望向在床上休息的全身軟軟,充滿白液的慧儀…心中一陣波動:唉~!

  流晶:「拍完了嗎?」

  「流晶哥!…已拍完了!」

  流晶:「好!你帶那個呆瓜出去等我!」

  我聞言即快手快腳替鑫穿上衣服…混亂間,竟錯手將內褲穿在外面,令他變了美國漫畫【超人】。我半拉半抱,將他拉出門外。

  關門前,由房中傳來流晶淫笑之聲:「慧儀呀慧儀!您還不是走不出我手XX~」

  我與半昏睡的鑫呆呆的企在門外,等至深夜四時,流晶一臉滿足快步而出。

  「好!你做得好!!」流晶邊走邊說:「慧儀已被我【說服】了…待她走後你收拾一切吧…」

  「流晶哥!…我知怎做!收拾完後,我把片送去給你!」

  流晶滿意地點頭離開…不一刻,慧儀慢步而出,臉上的濃裝完全化掉,帶一頭亂發,走至我臉前,向坐在地上半昏鑫看了一眼,即用狠毒的眼神向我迫視,隨後大蓬口水射打在我臉上。

  我心中一陣激痛:我…我做了甚幺?我做的是人的所爲嗎?我…我還是不是人…?

  我不禁低下頭,不敢與慧儀的眼神對視…

  --      --

  慧儀走後,我低頭扶起鑫…我:「咦?」

  鑫穿在外面內褲,原來是慧儀,我:「啊?鑫不就變了【女】超人…咦?」

  「慧儀穿的內褲,不就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