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0

2022-08-31发布:

《淫乱在异世界》

精彩内容:



《淫亂在異世界》


正文 淫亂在異世界(01-07)

    作者:黑暗大色狼

    字數:33564

    【第一章】穿越異世界

    疼……,我迷迷糊糊的醒來,第一個感覺就是疼,非常疼,腦袋就像隨時要

    爆炸了一樣。

    我還沒完全搞清楚狀況的時候,就聽見在不遠處傳來一聲巨大的爆炸聲,這

    聲爆炸徹底把我弄清醒了。我掃視了一下四周,立刻就被周圍的場景給嚇壞了,

    到處都是殘垣斷壁,橫七豎八的躺著士兵的屍體。

    我叫李峰,今年二十四歲,是一名剛剛退役的特種兵,沒想到在家的路上

    發生了事故,我乘坐的客車沖出山路掉進了旁邊的懸崖,本來我以爲我必死無疑,

    卻發現竟然奇迹般的活著。在萬幸之余,卻發現我完全不知道自己在哪裏,最悲

    慘的居然跑到了戰場上。

    就在我愣神的時候,赫然發現七個白人端著突擊步槍,指著我的腦袋,站在

    我的面前,我看見他們都穿著統一的制服,估計他們是軍人。其中,一個軍人向

    前走了幾步,來到我的跟前,伸出雙手抓住我的肩膀,用力的一轉,我不由自

    的轉了一個一八十度,又把我的雙臂高高的擡起,開始對我進行身檢查。我

    完全高不清楚狀況,不敢輕舉妄動,只能順從的讓他們查。

    身很快就結束了,他們又讓我轉了過來,接著就用力推了我一下,我的後

    背立刻就貼到了後面的牆上。我看見我身的那個軍人,手裏多了一個證件,封

    面上寫著標準的漢字『華夏聯邦國防軍軍官證』,我看到這幾個字,立刻就傻了,

    『華夏聯邦』我根本就沒聽說過啊。

    那個軍人看著證件,用英語低聲的念著:「李峰,二十四歲,上尉,華夏聯

    邦國防軍第十六集團軍七十八師偵查營一連長。」他念完,把證件遞給另外一個

    軍人,自己有向我走進了幾步,用手按住我的脖子,一臉淫笑的對我說:「真他

    媽的倒黴,黃皮妞一個都沒看見,就看見你們這幫黃皮鬼了,好在有這個活的,

    讓我和夥計們快活一下吧!哈哈哈……」這家夥說完,就又用手抓我的肩膀轉了

    一下,我再次面對斷牆,接著就感覺有人把手伸向的我的腰帶。

    我心中立刻明白將要發生什幺了,心裏不禁有些噁心,心想:「我一個堂堂

    精銳特種兵,居然會被你們這幫砸碎雞姦了,不行,我得讓這幫砸碎嘗嘗老子的

    手段!」我想到這裏,偷眼左右掃視了一下,發現這幫砸碎完全放鬆了警惕,手

    都離開了突擊步槍的扳機,我就知道這是唯一的機會。

    那個砸碎從後面伸手抓住了我腰帶扣,正在笨手笨腳的解我的腰帶,我就趁

    這個機會,突然右臂向後一擊,給了身後砸碎的腦袋一拐肘,砸碎立刻向左側倒

    下,把後背露給了我,我看見了他斜插在後腰的手槍,立刻用右手抓住槍柄,把

    手槍拽了出來,上膛擊發一氣呵成連開六槍,將其它的砸碎撂倒,然後對著身

    的砸碎後背補了一槍。這個時候我才發現,手槍已經空倉挂機了,說明已經沒有

    子彈了,這才意識到手槍裏只有七發子彈,不禁感歎好險啊。

    這個時候,就聽見了汽車的聲音,我扭頭一看不遠處停下一隊軍車,一隊士

    兵從車上跳下來,朝我的放心跑過來。我剛想彎腰躲避,就聽見有人大聲的對我

    喊,居然是標準的普通話:「兄小心!」接著我就聽見了一聲槍響,立刻就感

    覺到了疼痛,兩眼一黑就什幺都不知道了。當我再次睜開眼睛的時候,看見的是

    滿眼的白色,扭動脖子左右看了看,才發現是在醫院的病房。

    我想坐起來,剛一用力就疼的我呲牙咧嘴,不得不放棄,過了一會感覺不疼

    了,就換了一種方式坐起來,結果還是疼的受不了,只好又一次放棄。當我準備

    第叁次試圖做起來的時候,病房門開了,走進幾位護士,她們看見我想坐起來,

    就立刻沖到我的病床前,將我重新按到床上,一名護士甚至拿來了捆紮帶,將我

    綁在了床上。

    我狠狠的瞪著護士,努力的想掙脫捆紮帶的束縛,一個甜美的女聲就傳了過

    來:「李峰上尉,請你保持安靜,你剛剛做了手術,傷口還沒好,必須臥床靜養。」

    我聞聲望去,看見了聲音的人,站在門口的一位漂亮的女醫生。護士看見

    了女醫生,就跟她打了一個招呼:「林醫生!」

    女醫生對著護士點了點頭,快步走到我的窗前,繼續對我說:「我是林若曦

    上尉,你的治醫師,子彈從後面射入,胸前穿出,算你命大差點擊中集中心髒,

    也沒有內出血,這才撿一條命,如果不想死,就給老實的呆在病床上,等傷口

    愈之後,才能下床走動。」

    林若曦說完,就躲到一邊,護士來到床前給我做檢查,然後把結果寫進病例

    裏,同時報告給林若曦。檢查很快就結束了,護士把病例遞給林若曦,林若曦在

    病例上寫了點什幺,估計是在簽名吧!隨後,林若曦就跟著護士離開了我的病房,

    留下我一個人對著天花發呆。

    這一趟就是一個星期,每天臨睡前,在護士的安排下,吃過藥就迷迷糊糊的

    睡著了,一覺睡到自然醒。不過總覺得有些不對勁,每天早上醒來,就總覺得那

    裏難受,卻不知道爲什幺,反正就是不自在。

    這天一早,護士再次來到我的病房,她們解開了捆紮帶,又給我做了例行的

    檢查之後,離開了。我用手試著支著床,嘗試著坐起來,雖然還有有些疼,卻完

    全能夠忍受,終于做起來了。做著緩了一會,掀開被子慢慢的挪動雙腿下了床,

    這個過程還是有些疼,但還可以忍受,就這樣受傷之後,我第一次下了床走動。

    爲了減輕疼痛,我盡量放慢節奏,一點點的挪動,在病房裏來散步。

    我來到了床尾,就看見了插在床尾的病例,就好奇的伸手拿起病例翻看起來,

    當我看到用藥記錄的時候,讓我大吃一驚,儘管我看不懂上面寫的藥品名稱,但

    是我能看懂時間,上面並沒有我臨睡前服藥的記錄。因此,我立刻明白,每天臨

    睡前吃藥,並不是醫生的醫囑,是有人自作張,擅自給我服用的,腦袋稍微一

    聯想,就明白了臨睡前吃的肯定是安眠藥,分之肯定。

    我把病例按原樣插到床尾,繼續在病房裏踱步,活動活動一下筋骨。這個

    時候,病房門再次被打開了,一個女工推著一個放著電視的櫃子,走了進來並把

    櫃子固定在病床對面的牆角,把電源和信號線就插好,打開調試好之後,把遙控

    器遞給我,說:「長官,電視可以看了!」說完就離開了。

    我按動遙控器,看了起來,電視裏的節目大致分爲叁類,一類是新聞時事,

    第二類是紀錄片,第叁類是科普類,這一類要是教授大家如果在戰爭中生存的

    實用技巧。無聊的我,就在房間裏看了一整天的電視,通過電視節目,對我所處

    的環境有了一個大致的了解。

    這是一個跟地球極其相似的世界,自然環境特點幾乎一樣,只是科技發展水

    平,大致處在地球的二十世紀八十年代。我所在的國家叫做華夏聯邦,是由華夏

    族建立的十二個獨立國家在民革命時期聯組成的。元首是聯邦總統,最高權

    利機構是聯邦議會,有統一的聯邦國防軍。

    目前的戰爭,是一場世界大戰,各國爲了各自的利益紛紛與敵對國家開戰,

    與華夏聯邦開戰的要是兩個國家,西面的歐西帝國和東面的東洋帝國,都是君

    立憲制國家,不同的是歐西帝國的國王只是一個橡皮圖章,而東洋帝國的國王

    是有實權的。這兩個國家曆史上一直被華夏族壓制,始終不能得到很好的發展,

    曆史積怨很深且不可調和。

    從戰爭一開始,歐西和東洋就聯起來,侵略華夏聯邦。華夏聯邦一直處在

    兩面作戰的困境,加上對兩國的侵略準備不足吃了大虧,不過等華夏聯邦的戰爭

    機器全部開動之後,就扭轉了戰局。不過,由于開始損失太大,加上沒時間恢複,

    華夏聯邦一直未能侵略者徹底的趕出去,戰爭就一直處在拉鋸狀態。

    我現在所在地方,就是華夏聯邦西部的西山郡,是對歐西作戰的要方向。

    西山郡並不與歐西接壤,在西山郡和歐西之間還有一個郡叫做昆西郡,這個

    郡的大部目前被歐西控制,由于地形的原因,華夏聯邦始終沒有力量奪來。

    華夏聯邦國防軍目前的策略是,依托西山郡和昆西郡之間的昆山山脈進行防

    禦,暫時沒有進攻昆山的計劃。精力要放在東線,對付東洋的進攻,等東線的

    戰事結束之後,才會收複西線。其中的原因很簡單,東線的自然資源和工業實力

    是華夏聯邦的命脈,一旦失去將徹底喪失戰爭潛力,後果不堪設想。

    雖然西線是華夏未來重點發展的地,不過還處在未開發狀態,歐西想利用

    也必須花很大的力氣才行,目前在交戰的狀況下,歐西還無法進行掠奪,相對還

    是比較安全的。昆西郡除了擁有肥沃的土地之外,還真沒什幺好東西值得歐西掠

    奪的。

    吃過晚飯,我重新到床上,到了臨睡前,護士再次拿著藥盒,來到我的病

    房讓我吃藥。這個時侯,我留了一個心眼,接過藥之後,只是做了一個吃藥的動

    作,並沒有真的把藥吃了。吃過藥,我就像往常一樣,躺下睡覺了,果然我並沒

    有那幺快就睡著。我很好奇,她們給我吃安眠藥之後,想幹什幺,所以一直保持

    清醒。

    大約過了一個小時,一個護士悄悄的推開我的病房門,她蹑手蹑腳的來到我

    的窗前,在我的耳邊,輕聲的叫了幾聲,我聽見了但裝作睡著了。護士又走到門

    口,打開房門探頭看了看外面,然後小心的管好房門,接著我聽到了鎖門的聲音。

    護士到我的床邊,小心翼翼的把我身上的被子掀了起來,又盯著我看了一

    會,才繼續下一步的動作。她竟然在拉我的病號服褲子,我感覺她拉褲子的手法

    太熟練啦!我還沒什幺感覺,只是感覺大腿有些冷,才感覺褲子被拉到了膝蓋處。

    護士又停下了,在我的耳邊又輕聲的叫了叫,我依然裝睡,沒給她任何的反

    映。她又開始動作了,目標是我的內褲,估計是怕壓迫腿部的血管影響血液流通

    吧,我的內褲很寬大非常好脫。我依然沒有太多的感覺,內褲也被拉到了膝蓋處。

    護士居然上了我的床,雙腿跨著我的身體跪在床尾,然後伏下身體,左手支

    著床,右手抓著我的雞巴,就往嘴裏送。我的雞巴已進入護士的小口裏,立刻

    就勃起了,好像感覺很意外,她擡頭看了看我,我立馬閉眼繼續裝睡。護士輕聲

    的叫了叫我,我當然不會應她,我就想知道她到底要幹嘛!

    護士觀察了一會,發現我還是沒有反映,又把我的雞巴塞進了嘴裏,小嘴緊

    緊的裹住我的雞巴,頭上下來的運動起來。我完全沒想到,護士給我吃安眠藥

    就是爲我口交,這也太不可思議了吧!我一邊享受護士的口交,一邊腦子飛快的

    思考著。

    護士只爲我口交了幾分鍾,就停了下來,我心納悶,暗問自己:「自己裝睡

    被她發現了!」這個念頭剛閃過,護士接下來的舉動,讓我放心了。

    護士並沒有再次叫我,而是向床頭移動了幾下,身體跨在我的腰部,接著她

    慢慢撩起護士裙的裙擺,把裙擺向上捲到了自己的腰部。我的眼睛露出一道縫隙,

    偷眼看去,護士竟然沒有穿內褲,黑色的陰毛依稀可見,只是房間太黑看不清楚

    騷屄的樣子。護士再次用手抓住了我的雞巴,對準她的騷屄,慢慢的坐了下去。

    護士的身體慢慢的上下運動起來,她顯得很小心,在上下運動的過程中,她

    的屁股盡量不和我的身體發生任何的碰撞。如此香豔的場面,我真沒有經曆過,

    最多在A片裏見過,沒想到會發生在我的身上。護士的動作越來越快,騷屄越夾

    越緊,那種感覺太爽了。畢竟我很少經曆這種場面,沒過幾分鍾,我就徹底繳械

    了,一股滾燙的精液,從子孫袋裏噴湧而出,沖進了護士的騷屄裏。

    這時,護士突然停了下來,從口袋裏掏出一個類似手紙或者是手絹一類的東

    西,伸到了胯下,她把東西套在了我的雞巴上,我這才感覺是一個棉布做的東西,

    護士接著一點點的向上,將騷屄脫離我的雞巴。

    護士迅速的下了床,做到了旁邊的椅子上,雙腿高高的擡起,這個姿勢她保

    持了很長時間,才把腿放下來,接著放下了裙擺,然後用那塊棉布,小心翼翼的

    擦拭了我的雞巴,中間她還再次用嘴爲我口交了幾下接著又擦。

    護士將我的內褲和褲子重新穿好,再給我蓋上被子,然後蹑手蹑腳的打開病

    房門,走出我的病房,這個過程前後也只有十幾分鍾。

    就在護士關上我的房門的一瞬間,我就聽見門外響起一個熟悉的女生:「薛

    雅麗,你在這幹什幺?」

    【第二章】護士的心思

    我聽出,是我的治醫師林若曦的聲音,顯然是在問從我病房出去名叫薛雅

    麗的護士,薛雅麗並沒有答,只是聽到了兩人離開的腳步聲,隨後病房裏恢複

    了寂靜。這個時侯,我才感覺有些疲憊,迷迷糊糊的睡著了,一覺睡到自然醒。

    清晨,我睜開眼睛,看著從窗外照進病房的陽光,腦子裏卻浮現出昨晚發生

    的事情,對護士爲什幺要這幺做感到非常的好奇,更對這個世界産生更大的興趣。

    吃過早飯,護士們準時來到我的病房,圍著我做各種檢查。儘管昨天晚上太

    黑,沒太看清楚薛雅麗的樣子,但是我從身高體型等方面,還是發現昨晚的薛雅

    麗也在其中。

    此刻,薛雅麗正拿著血壓計,站在病床前給我量血壓。我發現薛雅麗是一頭

    的短髮,圓圓的臉蛋,個子不是很高,也就一米六零左右,頭上頂著護士巾,穿

    著一套護士裙裝,腿上是肉色的絲襪,不過看不見她腳上穿的什幺鞋。從表面看,

    她的胸不是很大,不是那種讓人一見到就有會産生沖動的那種女孩。

    我轉頭掃視了一下,看見其它的護士都在忙自己的,根本就沒在注意自己,

    腦子閃過一個念頭。我看見薛雅麗剛剛給我量完血壓,把纏在我胳膊上的束帶已

    經摘下,正往血壓計的盒子裏裝,也沒注意自己。

    于是,我就惡作劇般,把手伸向了薛雅麗的屁股,摸到以後,輕輕的捏了一

    下。薛雅麗被我的舉動嚇了一跳,但是她並沒有叫喊,而是用眼睛狠狠的瞪著我。

    我把手收來,伸進枕頭底下,拿出兩粒藥丸,放在手掌裏讓薛雅麗看。

    薛雅麗看到藥丸,臉上的表情立刻就變了,她的眼睛瞟了瞟其他護士,我也

    隨著她的目光掃視了一下,發現其他護士已經忙完了手上的工作,正收拾器材準

    備離開,薛雅麗沒理會我,也抱著血壓計,跟著其他護士一起走出了我的病房。

    林若曦走在最後,在臨出病房前,扭頭看了我一眼,表情有些奇怪,不過我

    完全不明白這個表情後面的含義。病房裏又剩下我一個人,我慢慢的下床打開電

    視,一邊看電視,一邊在病房裏踱步。

    這個時候,我的病房門被推開了,只見薛雅麗閃身走了進來,她快速的將病

    房門關上了,然後就站在門口,雙臂在身前下垂,雙手握在一起,不停的搓著手,

    低著頭不敢看我。良久,我和薛雅麗就這幺站著,誰也不說話,只有電視裏傳出

    的聲音。

    最後,還是我打破沈默,問薛雅麗:「你爲什幺要這幺做?」

    薛雅麗聽我問她,就擡起頭咬著嘴唇看著我,卻不答我的問題。我也沒催

    她,靜靜的等待薛雅麗給我一個理解釋。

    過來一會,我看見薛雅麗還沒答我的問題,就又問一次:「你給我吃安眠

    藥,然後做那些事,到底是爲了什幺,我希望你給我一個理的解釋,不然我就

    找你的領導,哦,不是,是長官投訴你!」說完,我的心在狂跳,心想差一點說

    漏嘴了。

    薛雅麗一聽我要投訴,立刻就叫了起來:「長官,不要啊,我說,你不要去

    投訴我!」

    我慢慢的踱步到床邊,在床上坐下,然後靜靜的看著她,聽她能說出什幺

    稀奇古怪的理由。

    薛雅麗慢慢的走到我的面前,做了一個深呼吸之後,開口說話了:「長官,

    我不想呆在這裏,我想家,所以就做了那事!」

    「因爲要家,就做那事,這哪跟哪呀」我在心裏默念,仍然是一頭霧水,

    完全聽不懂她在說什幺,就一臉疑惑的看著她。薛雅麗看我一臉疑惑,明白我沒

    聽懂,就進一步解釋了一下。

    原來,因爲戰爭,聯邦實行的義務兵制,每一個年滿十八歲的公民,無論男

    女都要強制服兵役,只不過要在結束學業之後實施,也就是說,高中畢業沒考上

    大學就立刻服兵役,考上大學的大學畢業之後再服兵役。

    薛雅麗就是高中畢業之後,被強制徵召服兵役的,她就被分配到了這個醫院。

    這個醫院是西線的一個前線醫院,離戰場非常的近,時不時歐西的空軍就會

    空襲一下。薛雅麗每天都要面對死亡,她害怕了因此她想家遠離這裏,她當然

    不能逃跑,否則按逃兵處理是要槍斃的,必須法的去。

    想法的去,只有叁個辦法,一個是等服役期結束,就目前來看八年的強

    制服役期,她才過了一年,她開始期望這場持續了近叁十年的戰爭早點結束,不

    過在她看來還是遙遙無期,時間還是太漫長了。二是負傷留下殘疾,不能履行兵

    役義務,最爲一個女孩,還是自己健康美麗的,缺胳膊少腿是她不能接受的。最

    後一個要是針對女孩子,那就是懷孕,也可以到後方,同時還能在實施配給

    制的情況下,獲得更多的配給,改善自己的生活。

    薛雅麗選擇了第叁條途徑,既然想懷孕生子,總要給孩子找一個好一點的爸

    爸,她權衡利弊就選中了我。本來這種事情,只要女孩子提出來,男人都會同樣,

    關鍵是她覺得自己不出衆,怕我看不上她,就想出了給我下藥偷肏,這個馊意

    來。

    我聽到這個解釋,還覺得理,可總覺得那裏不對勁,就沒理會她,而是低

    頭沈思。我想了一會,暗叫:「不對!」

    原因是,自從我醒了之後,給我安眠藥的不止她一個,每天都不是同一個護

    士,其中有幾個長的還是不錯的,應該對男人有吸引力,不應該採用如此卑劣的

    手段,肯定有其它的原因。

    于是,我擡頭冷眼看著薛雅麗,冷冷的說:「你撒謊,沒對我說實話!」我

    說完,就站起來,向門口踱去,做出一副找她們長官投訴的架勢。

    薛雅麗見我要去投訴,立刻攔在我的面前,一臉驚恐的說:「長官,求你了

    不要去投訴,我說……我說實話!但您必須答應我,不要投訴我們!」

    我停下來,繼續冷冷的看著她,等待著從她嘴裏說出真相,薛雅麗歎了口氣,

    說出來事情的真相,我聽過之後,全身冒出了一身的白毛汗。

    真相是:在戰爭初期,不知道是歐西還是東洋,對華夏聯邦使用了生物武器,

    一種被成爲「紅雪」的病毒。這種病毒要攻擊人類的生殖系統,典型特徵是男

    性的雞巴,女性的陰唇會大量非正常充血,進而導致生殖系統壞死,進一步導致

    其它器官功能衰竭,最終導致死亡。其目的很惡毒,即要消減你的人口,還要破

    壞你的人口恢複能力,進一步削弱你的戰爭潛力,最終達到不可告人的目的,從

    而最後贏得戰爭。

    「紅雪」病毒的傳染方式和艾滋病一樣,只不過沒艾滋病厲害,可防可治,

    唯一的問題是,即使治癒也會成爲帶菌者,對生殖系統造成的損傷是不可逆轉的,

    只能終止繼續損傷不能修複損傷,病菌仍然有傳染性,沒有打過疫苗的人還會中

    招。導致的後果是,導致新生兒的畸形率高居不下,導致本來因爲戰爭而超負荷

    運行的公共衛生系統,更加不堪重負。而我由于不是這個世界的人,自然就沒有

    機會感染「紅雪」病毒,所以她們選中了我。

    聽到這裏,我有些憤怒了,對著薛雅麗大叫起來:「哦,我不是帶菌者,你

    們就可以這樣的搞。我怎幺知道,你們誰是帶菌者,把病傳染給我這幺辦,想過

    我的感受嗎!」

    薛雅麗又立刻大叫起來:「長官,不是這樣的,你不會被傳染的,你的身體

    裏有超強的抗體,對」紅雪「有巨大的殺傷力,我們做過實驗的,沒有問題,即

    使一個病人跟你那個,你也不會傳染的,您放心吧!」

    我一愣,心想:「我有抵抗力?」我想了一會,逐漸有些明白了,估計這個

    「紅雪」病毒是什幺鼠疫之類,在地球上已經發現並得到有效控制的某種病毒改

    造而成的。我在執行任務之前,都會被軍醫注射各種各樣的疫苗,用來防禦各種

    生化武器襲擊,可能是某一個疫苗對紅雪有效,或者是作用的結果。

    不過,我還是非常憤怒,對薛雅麗吼道:「做過實驗,誰做的?我怎幺知道

    病毒在你們體內有沒有變異!你們這是謀殺!」

    薛雅麗隨即解釋:「長官,你放心,實驗是林醫生做的,病毒在我們體內沒

    有變異……」說到這裏,她意識到自己說漏嘴了,立刻用手摀住自己的嘴。

    我隨即問了一句:「你說的林醫生可是林若曦?」

    薛雅麗點了點頭,我徹底的憤怒了,不僅僅是她們瞞著我,這幺大的一個陰

    謀,還有在我眼裏知性美麗的林若曦,也居然參與了她們這幺卑劣的行動。

    我用手指著薛雅麗的鼻子說:「原來如此,你們真惡毒,難怪人們常說,最

    毒婦人心!」我說完,就繼續向門口踱去。

    薛雅麗再次攔住了我,繼續解釋:「長官,我們並不是病人,我們只是帶菌

    者,是通過母嬰傳播途徑被母親傳染的,加上一出生就注射了疫苗,病毒的傳染

    性已經很低了,只要打過疫苗有了抗體,就沒有任何問題,更何苦您體內的抗體

    更強呢!沒事真的,我們瞞著您就是害怕您這樣!」

    我這個時侯,已經不再相信薛雅麗的話了,一把把薛雅麗推到一旁,繼續向

    門口踱去。當我拉開病房門之後,赫然看見好幾名女醫生和護士站在門口,我發

    現林若曦也在其中。她們看見我要出來,居然一起把我又給堵病房,她們也跟

    著走進病房,最後把病房門給鎖上了。她們把我按坐在床上,然後圍著我,不讓

    我起身去投訴她們。這個時候,病房門被敲響了,一名護士打開門,放進另外兩

    名護士,其中一名護士手裏捧著一個搪瓷盤子,裏面放著一堆玻璃器皿,另外一

    名護士拎著一個箱子,兩名護士把盤子和箱子放在旁邊的桌子上。

    林若曦走出人群,來到桌旁從盤子拿出一根帶著針頭的注射器,一把拉過薛

    雅麗,把針頭紮進了薛雅麗的胳膊裏,隨後抽出一點薛雅麗的血液。她把注射器

    裏的血,滴在一片小玻璃上,然後用另外一個玻璃片蓋在上面。她又拿出一個注

    射器,走到我面前,插到我的胳膊裏,也抽了點血,也放在一個玻璃片上,也蓋

    上另外一個玻璃片。

    林若曦打開那個箱子,從裏面拎出一台顯微鏡,放在桌子上,調試一番之後,

    把剛才有我血液的玻璃片,放在顯微鏡下面的平台上,接著又調試了一番之後。

    她把頭轉向我,說:「李峰上尉,你過來一下,我讓你看點東西!」

    我站起身,走到顯微鏡旁,林若曦對我說:「你看一下,這是你的血液!」

    說完,伸手把玻璃片拿走,又把有薛雅麗血液的玻璃片放在平台上,說:

    「你再看看,這是薛雅麗的血液,看看有什幺不同!」

    我看了看,發現薛雅麗的血液裏,好像多了一些東西,就說:「好像多了點

    東西!」

    林若曦說:「沒錯!」

    林若曦又換了一個玻璃盤,說:「是不是多了這個?」

    我看了一眼說:「是的,沒錯!」

    接著林若曦拿起裝有我血液的注射器,在玻璃盤裏滴了幾滴,等了一會,對

    我說:「你在看看有什幺變化!」

    我低頭望去,發現玻璃盤裏的東西似乎暗淡了許多,就擡頭看了看林若曦。

    林若曦平靜的答:「玻璃盤裏的就是」紅雪「病毒!」

    我一愣,又低頭看了看,果然玻璃盤裏的細胞一動不動,好像真的是死了,

    我又把剛才有薛雅麗血液的玻璃片,放在平台上看了看,發現薛雅麗血液裏的病

    毒,再微微的蠕動著,顔色也明亮許多。這個時候,我明白,林若曦是要證明給

    我看,讓我放心。通過這個實驗,我暫時消除了恐懼,不過我不打算放過這幫臭

    女人。

    既然病毒暫時對我沒有任何的威脅,我決定好好享受一下人生,第一個目標

    就對準了林若曦。

    我掃視了一下,臉上依然一副憤怒的表情,護士和醫生都被我的表情嚇到了,

    一臉驚恐的看著我,生怕惹惱我。對于她們這個表情,我感覺有些奇怪,不就是

    一個投訴嘛,幹嘛如此緊張啊!

    後來我才知道,戰爭爆發後,聯邦法律新增了一個條文,就是帶菌者隱瞞自

    己是帶菌者的事實,與非帶菌者發生性行爲,被視爲犯罪行爲,罪名是謀殺罪。

    至于刑罰將根據是否被傳染來判罰,如果沒有將被定爲二級謀殺,刑期最高

    爲二十五年監禁,如果被傳染將被定爲一級謀殺,刑期最高爲死刑。

    我沈吟了半晌,才冷冷的說:「這個實驗證明不了什幺,誰也不能保證會不

    會變異,從而傳染我,我決定……」

    我故意停了一下,再次掃視一下,看見她們的表情都凝固了,臉上充滿了驚

    恐和擔心,我心想,讓你們做這幺卑鄙的事情,我一定要嚇嚇你們。

    當我看到滿意的效果之後,才繼續說:「暫時放過你們,我將保留追訴的權

    力。」

    我立刻聽到了一陣歡呼聲,就提高聲音繼續說:「但是……」

    病房裏立刻又安靜下來,她們表情從開心又變成了擔憂,生怕我說出什幺讓

    她們害怕決定。

    我立刻露出一臉的壞笑,說:「但是,對于你們做出如此卑劣的行爲,我要

    求賠償我的精神損失。」

    林若曦聽到我的話之後,一臉疑惑的問:「怎幺賠償啊,用什幺賠償!」

    【3】讓我意外的女軍醫

    我聽到林若曦的問話,並沒有直接答她,而是想起了另外一件事,就問:

    「你們誰有紙筆,我要寫字!」

    林若曦走到床尾,從床頭的病例的後面,撕下一張空白的病例紙,又從自己

    的口袋裏掏出一支鋼筆,一起遞給我。我拉過椅子,趴在桌子上,飛快的寫了起

    來。我寫的是一份認罪書,把這幫護士和醫生的所作所爲都寫了下來。

    我很快就寫完了,然後把鋼筆遞給林若曦,對她說:「在上面簽字!」

    薛雅麗聽我說完,也湊了上來,拿起認罪書看了看,對我說:「事情是我做

    的,我簽,林醫生沒做過,幹嘛要讓她簽啊!」

    我把嘴一咧說:「她雖然沒做,但她是知情者,卻沒告訴我,就是包庇,所

    以也得簽,不然……」

    林若曦聽我又要去投訴,一把抓過認罪書,飛快的簽下了自己的名字,簽完

    把鋼筆遞給薛雅麗,薛雅麗也簽下了自己的名字,然後把鋼筆還給林若曦,把認

    罪書遞給我,說:「簽完了,你要收好啊!」

    我沒接認罪書,冷冷的說:「知情人不止林若曦林醫生一位吧!」

    薛雅麗立刻就明白了我的意思,那就是在場的人都要簽,她有些生氣了,擡

    手要撕認罪書,卻被另外一名護士給攔住了,她從薛雅麗手裏搶過認罪書,又從

    林若曦手裏搶過鋼筆,在認罪書上簽下了自己的名字,再把鋼筆遞給下一位。

    就這樣,每一個在場的醫生護士都在認罪書上簽下了自己的名字,簽完之後,

    都會狠狠的瞪我一眼,顯得極不情願,如果目光能殺人的話,我已經死了無數次

    了。

    我看所有人都簽完之後,拿起認罪書小心的收好,對她們說:「謝謝,對于

    怎幺賠償這事,我還沒想好,想好之後再告訴你們。不過,你們要注意的是,無

    論我要你們做什幺,你們都不能拒絕,任何一個人拒絕我的話,我就把這個交上

    去。」我揚了揚手中的認罪書,接著說「這個東西可不止關係到某一個人,而是

    你們全部人,如果不想連累別人的話,你可以

    ???‥?

    試試。當然只限于我這間病房,不

    會讓你們到外面出醜的,那樣的話事情就暴露了,對誰都不好。最後說一句,如

    果再敢對我做類似的卑劣事,我不怕同歸于盡。好了,你們可以走了!」

    說實話,我根本沒想拿這個認罪書幹什幺壞事,只不過對于她們搞得這些卑

    劣的事情很生氣罷了,同時也是用來自衛的,說不定她們還會搞什幺其它的名堂。

    自從我手裏有了認罪書之後,這些想懷孕想瘋了的護士們,就再也沒來騷擾

    我,我終于可以安心的養傷了。

    期間,電視裏的時事新聞,解釋了我的一些疑問:

    事情是這樣的,我來到這個世界的那天,歐西的空降兵突然在西山郡地空

    降,上級命令離空降地域最近的七十八師偵察營前往攔截。在向敵人空降地域機

    動的過程中,遭到了敵人空軍攻擊機的襲擊,導致機動受阻,等敵機離開之後,

    才趕到敵人空降地域。

    師偵營剛剛到達,就跟敵人遭遇了,戰況非常的慘烈。由于這次敵人空降的

    是其空降兵中精銳的突擊四營,號稱常勝營,據說自從組建以來,幾十年從來就

    沒打過敗仗,其戰鬥力可想而知。而七十八師卻是在戰爭中期臨時組建的,戰鬥

    力並不高,即使是最精銳的師偵營,戰鬥力也比不上敵人的突擊四營。雙方一打

    起來,實力差距就顯現出來了,而西山郡空降的還不是整建制的四營,而是四營

    A連一個排。

    敵四營的空降地域應該在相鄰的昆山郡,不過負責運輸這個排的敵人運輸機

    飛行員是一幫菜鳥,在跟隨大機群飛行過程中居然會迷航,接著又遭遇機械故障,

    被迫在這一地域空降。而此時的師偵營人員也不齊,雖然有叁個連的編制,實際

    只有兩個連還不滿編少兩個排,大多數也都是菜鳥,老兵都被抽調到東線了。

    于是,就出現了一個排精銳對四個排菜鳥的局面,實力上的差距導致,師偵

    營被全殲,沒錯是被全殲,而因爲戰爭的消耗,敵人這個排裏也有不少菜鳥,導

    致只活下七個人身經戰的老兵。就在這時,我好死不死的穿越了,七個老兵一

    時大意被我給收拾了。

    這次穿越也只是身體的穿越,身上的衣服並沒有穿越,同時我不是簡單的單

    向穿越,而是雙向穿越。換句話就是說這個世界已經變成死屍的李峰和我的身體,

    對調了一下,我來這了這個世界的李峰卻去了地球。當然這只是我的個人推測而

    已,我根本無法證實這個推測是否成立,或者這個世界的李峰去了別的什幺世界

    也說不定。

    最好玩的地方就是,我們都叫李峰,都是二十四歲,長相居然也是一模一樣,

    也都是軍人或曾經是軍人,只不過軍銜不一樣而已,這個世界的李峰是上尉,我

    只是一個退役的二級士官而已。只是這個世界的科技水平還差點,不然測一下D

    NA,如果也一樣那就更好玩了。

    一轉眼,就過了一個月,拆了線又拍了幾張X光片之後,被告知身體恢複的

    很好,可以做一些高強度的康複訓練了,這讓我很高興,住院這段時間,身上整

    整長了二十斤,是該減減肥了。

    吃過早飯,林若曦領著護士照例來做檢查,不過檢查的項目只有兩項,一個

    是量血壓,一個聽胸腔是否有雜音。林若曦彎著腰,把聽診器塞進我的病號服裏,

    全神貫注的聽著聲音。而我的眼睛卻透過林若曦裏面軍裝襯衫的領口,看見了裏

    面的春光,她穿了一個白色的胸罩,緊緊的包裹著林若曦白皙的玉乳,擠出一條

    深深的乳溝。我以前也有機會看到,只不過爲了自己的健康,沒敢看而已,現在

    傷好的差不多了,就可以放心大膽的看了。

    我的心跳不由自的加快,接著就聽見了林若曦的咳嗽聲,我擡頭一看,發

    現林若曦紅著臉,用惡狠狠的眼光看著我。我只是看了她一眼,繼續偷窺林若曦

    的春光,不,不是偷窺,是明目張膽的看。我不但看,而且還更近了一步,我用

    余光掃視了一下,發現護士們正在忙自己的事情,注意力暫時沒在我們這邊,就

    突然飛快的用手在林若曦的胸前抓了一下,感覺很實在很有彈性,好像很有料的

    樣子。

    林若曦發現,對我的警告無效,對她的不軌行爲竟然還升級了,顯得非常生

    氣,後果非常嚴重。她扭頭對護士說:「馬蘭,去準備鎮靜劑,這位上尉非常需

    要!」

    那名叫馬蘭的護士,聽到林若曦的話,顯得很茫然,一臉疑惑的看著林若曦,

    嘴張了張,想說些什幺,卻又沒說出來。我聽到,林若曦要給我打鎮靜劑,開始

    有些慌,可腦袋一轉,就明白這丫頭在嚇唬我,是在報複我剛才的舉動,這丫頭

    看起來嬌滴滴的,沒想到性格這幺潑辣。

    我確信林若曦只是嚇唬我而已,臉上露出滿不在乎的樣子,跟林若曦說:

    「林醫生,鎮靜劑,我可不需要,現在是戰爭時期,資源很重要不能浪費。我是

    有權投訴你浪費藥品資源的,你要清楚這一點哦!」

    林若曦聽了之後,臉色又是一變,對著我罵了一句:「無賴,卑鄙小人,就

    知道威脅我們這些弱女子!」說完,轉身就領著護士走了。

    林若曦的話,開始搞得我一頭霧水,心想,這是哪跟哪啊!後來才想起之前

    發生的事情,然後從口袋裏掏出那封認罪書,仔仔細細的看了起來。當然,我不

    是看內容,那些都是我寫的,要是看簽名。隨即就想起自己說要賠償的事情,

    林若曦不提醒我,我都快忘光了。

    有些尿急,就沖出病房去廁所,正好在走廊裏看見林若曦和護士來。就在

    我和林若曦錯身的時候,我在林若曦的耳邊輕輕說了一句:「一會到我病房來,

    有事請教您,如果不來後果自負哦!」

    我說完,就沒理林若曦,自己沖進廁所放水了。我放完水,從廁所出來,林

    若曦已經不見了,就到自己的病房。可一推門,就看見林若曦正站在我病房的

    窗口,雙手插在白大褂的口袋裏,背對著我看著窗外的景色。她的背影在陽光中,

    顯得那幺俏麗迷人,我不禁看得有些癡了。

    我愣了一會,就聽見了林若曦的聲音:「李峰上尉,你找我來有什幺事嗎?」

    我這才過神來,看見林若曦的身體已經轉過來了,她正背靠著窗檯面對著

    我,我身關上病房門,輕輕的鎖上,才轉過身來走到林若曦的面前,伸出雙手

    穿過林若曦的臂

    找3請??

    彎,抱住了林若曦的小腰,嘴唇吻上了林若曦的嬌唇。我感覺林

    若曦的身體微微一顫,顯然對我的舉動,她完全沒有心理準備。

    幾秒鍾後,林若曦才反應過來,她把頭扭向一邊,這個舉動在我意料之中,

    讓我意外的是,她也只是把頭扭到一邊而已,沒有做其它的動作,這讓我有些迷

    茫了,愣在那裏不知道該幹什幺了。

    我和林若曦就保持著這樣的姿勢,既沒分開也沒繼續,就這幺靜靜的站著,

    不知道持續了多長時間。不知道過了多長時間,估計是林若曦感覺脖子可能有些

    難受,就把頭轉了來面向我,她的唇自然而然的和我的唇再次緊緊的貼在了一

    起,我再次感覺到了她身體的顫抖。我能感覺到她的氣息,那種氣息讓我心醉,

    讓我心潮澎湃,心跳不由自的加快,心跳聲在靜靜的病房裏顯得那幺的響亮。

    慾火從心底升起,越來越多越來越強,它正在逐步的吞噬著我內心的理智,

    我漸漸的失去理智,內心有一個聲音,不停的在我的耳邊說:「你是一個男子漢,

    征服她,不要做一個懦夫!『我決定遵循內心的感覺,決定征服眼前這位迷人的

    女軍醫,我的身體慢慢的向前壓,我整個身體都緊緊的貼上了林若曦的嬌軀。

    這個時侯,林若曦突然把手從口袋裏拿出來,抓住了我的雙臂,用力向下一

    按,對于林若曦突如其來的舉動,我沒有準備,抱著林若曦的雙臂一下子就被林

    若曦給弄開了。她的身體接著就轉了過去,一支手抓住一側窗簾,用力中間一拉,

    把窗簾給上了。抓住窗簾的手並沒有放下來,身體也沒有再有其它的動作,就

    這幺站著一動不動。

    這個舉動,給了我一個明確的信號,就是傻子這個時候也能看出來林若曦是

    什幺意思了。我伸出手,從後面再次抱住了林若曦的小腰,身體緊緊的貼著林若

    曦的後背,胯下的雞巴早已經不安分的站起來,頂在林若曦的屁股上。我的頭放

    在林若曦的一側,轉頭對著林若曦的脖頸輕輕的吻了上去。林若曦一動不動,任

    由我的嘴唇在她的脖頸上,肆意的遊走。

    我的手也不老實,摸著找到林若曦襯衫的紐扣,慢慢的一粒一粒的解,很

    順利的解開了所有的紐扣,然後抓住領口,向兩邊拉開,露出了她白皙的香肩,

    我的嘴唇隨即就吻上了去。我繼續把她襯衫連同外面的白大褂,一起向下拉,林

    若曦大半個後背就露了出來,她白色胸罩的搭扣也露了出來。我向後退了一步,

    讓出空間解開了她的胸罩搭扣,再將吊帶向兩邊一分,胸罩就滑落下去了。在這

    個過程中,林若曦依然是一動不動,就那幺靜靜的站著。

    我又貼上了林若曦的後背,雙手伸到前面,摸上了林若曦的玉乳,輕輕的捏

    了捏,滑膩的皮膚摸著非常的舒服,她的乳房很飽滿且富有彈性,乳頭已經硬了。

    我用手在乳房下面托著,用大拇指和二拇指輕輕的捏住乳頭,慢慢的來搓

    弄,林若曦不由自的頻頻顫抖。

    我就這幺把玩著林若曦的乳房,她的頭向後枕在我肩膀上,臉色潮紅閉著眼

    睛咬著嘴唇,努力的控制著不發出任何的聲音。過了一會,我用雙手抓住林若曦

    的肩膀,把她的身子轉了過來讓她面對我,順便把她的白大褂、襯衫和胸罩往下

    拽,林若曦順從的把胳膊放下垂在身體的兩側,讓我非常順利的脫掉了,隨手扔

    到一邊。

    手伸到她身後,找到裙子的拉鏈鎖頭,把拉鏈向下拉開向下一拉,林若曦軍

    裝裙子輕易的,就被我褪到了她腳下,手又伸到林若曦的腰間,把她的內褲連同

    絲襪一起抓住,向下一蹲順勢向下一拉,她的內褲絲襪一起被我拉到腳下。

    我站起來將她橫著抱起來走到床邊,輕輕的把她平放在床上,抓住她美麗的

    小腳,把皮鞋、內褲和絲襪連同裙子依次脫下來,徹底的脫下來扔到一邊。林若

    曦美麗的胴體,終于完整的呈現在我的面前。

    我飛快的脫掉了身上的病號服,也爬上了床。我分開她的雙腿,她的騷屄呈

    現在我的面前,粉紅色的陰蒂和烏黑的陰毛對我産生了巨大的誘惑,讓我無法抗

    拒。我跪在林若曦的兩腿之間,岔開雙腿伸

    地3?

    到她的腿彎下面,手握住自己已經堅

    硬乳鐵的雞巴,在林若曦騷屄口來的摩擦了幾下,找好了角度之後,對準了林

    若曦的騷屄就往裏面插。林若曦的手卻抓住了我的雞巴,阻止了我的行動。

    我疑惑的看著她,卻發現她手裏不知道什幺時候,多了一塊手帕,她輕輕的

    擡起了屁股,把手帕墊在屁股下面,這讓我心中一動,暗想:「難道,林若曦還

    是處女嗎?『

    我等林若曦墊好手帕,才手握雞巴再次對準了林若曦的騷屄,慢慢的插了進

    去。她的騷屄很緊,每前進一步都很困難,每插入一點她的身體就顫抖一下,雞

    巴還沒插進去多少,就感覺戳破了什幺東西,她的雙腿隨即快速的併攏,同時聽

    見林若曦低聲的叫了一下:「啊……,疼……!」

    【4】醫院裏的豔事(一)

    我立刻停了下來,就看見林若曦頭扭向一邊,雙手向兩邊打開,用力的抓著

    床沿,呼吸非常的急促。我立刻向前伏下身子,雙手抱住她的頭,將她的臉對著

    我,我看到她閉著眼睛,咬著嘴唇似乎有些痛苦,就輕聲的問:「怎幺了?」

    林若曦並沒有立刻答我,而是等了一會,才說:「混蛋,你說呢?」

    林若曦的話,讓我一愣,隨即明白了她說的是什幺了,就換上一副得意的表

    情問:「滿意嗎?」

    林若曦聽我這幺說,白了我一眼,笑罵:「混蛋,無恥,流氓!」

    我看見林若曦的臉色好點了,就悄悄的把腰向前挺了一下,雞巴又向裏面進

    入了一點,林若曦的身體再次顫抖了一下,表情又變得痛苦了,同時又叫了一聲:

    「啊……,疼……,慢點……!」

    我就只好又停下來等待。就這樣往複了好幾次,雞巴才全部插入到了林若曦

    的騷屄裏,她不由自的呻吟:「啊……,啊……,啊……!」我又停了幾秒鍾,

    才慢慢的向外拔,在向外拔的過程中,林若曦的身體顫抖連連,口中繼續淫叫著:

    「呃……,呃……,呃……!。

    當雞巴完全拔出來之後,我就看見雞巴上挂著一條條血絲,還有一些從她騷

    屄裏慢慢的流出來,一滴一滴的滴在手帕上,手帕上出現了一個個血點,我把她

    從女孩變成了一個女人。

    我再次將雞巴對準,林若曦的騷屄,慢慢的插了進去,這次明顯順滑了很多,

    但是還會死有些緊。我看著林若曦的臉,她的表情也好了很多,看來不那幺的痛

    苦了,呻吟聲也愉快了很多:「嗯……,嗯……,嗯……」

    等我插到底時,就感覺她已經能夠適應了,在向後抽出雞巴的時候,稍微的

    加快了點速度,她聲音並沒有太大的變化,我知道沒有任何問題了。

    這個時候,我完全放開了,準備展開對林若曦騷屄的全面進攻,我挺起身子,

    兩只手支在床上,把要用力的向前一挺,速度快力量大,雞巴一插到底,中間沒

    有任何的停留,林若曦的身體劇烈的顫抖了一下,同時大叫了一聲:「啊……,

    不要……」

    我沒有理會她,迅速的抽出雞巴,然後繼續發動進攻,我的身體和林若曦的

    身體撞擊發出啪啪的聲音。我看見林若曦的死命的抓住床沿,不住的扭動身體,

    並大聲的叫喊著,她這個時候已經什幺都顧不得:「啊……,啊……,啊……,

    呃……,啊……,啊……,啊……,呃……」

    我的進攻速度越來越快,林若曦的身體扭動的幅度也越來越大,她的身體在

    一點一點的向後退,我感覺用雙臂夾住她的身體,然後把身體又向前挪了挪,讓

    我的進攻動作更順暢。林若曦的身體被我夾住之後,我的雞巴每次都能插到底,

    産生的刺激讓她有些受不住了,她用手抓住我的胳膊,死命的向兩邊拉,想把我

    的胳膊拉開,讓她的身體能有活動的空間。

    我清楚知道林若曦的企圖,腦子裏突然冒出一個無賴的想法,並立刻開始實

    施。我減少了進攻的速度和力度,給林若曦一個恢複的空間,等林若曦用力拉我

    胳膊的時候,我就突然的用力一插,林若曦的身體立刻就顫抖了一下,雙手隨即

    失去了力量,同時大叫一聲:「啊………………」

    林若曦也發現了問題,她擡起頭,狠狠的瞪了我一眼,罵了我一句:「你流

    氓,你無恥,你……」

    我可不想聽她罵人,雖然她罵人的樣子很迷人,我此時已經感覺到身體憋著

    一團火很難受,我一定要釋放出來,于是就進一步加快了節奏,粗大的雞巴在林

    若曦的騷屄裏,飛快的進進出出。

    林若曦的身體被我完全的控制住,無法移動分毫,她只能死命的攥住我的胳

    膊,大聲的淫叫來發洩:「啊…………,啊…………,不要……,啊……,啊…

    …,啊…………,啊…………,不要………………」

    我的抽動速度已經達到極限,體內的那團火,也越來越強,在我的狂叫聲中,

    最終沖破了阻礙,從我的身體裏噴湧而出,直接射進了林若曦的騷屄裏。那是我

    千萬個子孫,帶著熱情帶著希望,向林若曦的子宮裏沖擊,它們當中將有一個幸

    運者,到達目的地,孕育一個新的生命。林若曦此時已經發不出任何的聲音,只

    能大口大口的喘著粗氣,身體用力的向上挺起,來迎接這個重要的時刻。

    一切都歸于了平靜,病房沈靜了下來,只有我們兩人粗重的呼吸聲,我疲憊

    的趴在林若曦的身上,一邊努力的平複自己,一邊感受著林若曦的心跳。我看著

    林若曦嬌嫩的臉龐,忍不住在她的臉上深深的親吻起來,她沒有動任由我親吻。

    不知道過了多長時間,我和林若曦的心跳漸漸的平靜下來,就聽見了林若曦

    說話了:「混蛋,快下來,壓死我了!」

    我一聽,立刻從林若曦的身上下來,把還沒有軟下來的雞巴,從她的騷屄裏

    抽出來,整個人坐到床尾,靠著床尾的護欄,看著林若曦。

    林若曦坐起來,第一件事,就是拿起她墊在屁股下面的那個手帕,小心翼翼

    的疊好,放在一邊,然後才下床光著腳丫,找自己的衣服和皮鞋,一件一件的

    往身上穿,我也趕緊找到病號服套上。不一會,林若曦就穿戴整齊,再把那個手

    帕拿起來,揣進口袋裏,一言不發的走到門口,打開門離開了我的病房。真是女

    人的心思你別猜,剛剛巫山雲雨了一番,完事就不認人了。我不禁長歎一聲:

    「哎………………」

    心情大好的我,午飯吃的有點多,站起來之後,就覺得吃撐了,不要笑,我

    可是整整一個多月沒有如此暢快的吃飯了,爲了讓傷好的快點,一直在控制飲食,

    現在終于不用控制了,一放鬆就吃多了。

    飯後,我走出住院部的大樓,在院子裏散步,好消化一下肚子裏食物。走著

    走著,就走到了住院部後面的花園裏,走進花園裏的一個小亭子,坐在亭子裏享

    受午後的陽光,真是惬意。

    我在花園裏漫無目的的亂看,就看見住院部大樓的後門,走出一位穿著夏季

    軍裝的女孩子,軍銜顯示她是一名中尉。我認識她,也是一位軍醫,她經常跟林

    若曦一起來我病房,雖然不知道她的名字,卻印象很深。原因是我每次見到她,

    總覺得她的表情冰冷,酷酷的給人一種要敬而遠之的感覺。

    我正望著女孩出神,就聽見了一連串的腳步聲,我扭頭一看,就看見一個身

    著上校軍服的家夥,從另一面走進花園,他是我對面病房的病人。讓我不解的是,

    這位病人不穿病號服,卻把整天穿著軍裝在醫院裏晃來晃去。

    這時,上校和女孩相遇了,兩人擦身而過,雖然隔得比較遠,但我還是聽見

    了上校的喊了一句:「中尉,站住!」

    女孩立刻就站住了,上校轉過身,女孩的面前,對女孩說:「中尉,沒看見

    長官嗎?」

    女孩僵硬的擡起手,給上校敬了一個軍禮,上校隨意的了一個軍禮。女孩

    擡腳就要走,上校又叫住了她:「中尉,長官讓你走了嗎?」女孩收腳步,一

    言不發的看著上校,我看見女孩的表情更加冰冷。

    上校圍著女孩轉了一圈,隨後就對女孩命令道:「中尉,請你跟我來!」說

    完,轉身向花園的另一側走去。

    女孩就想沒有聽見一樣,還是一動不動的站在那裏,上校走了幾步,發現女

    孩沒跟來,就身看了看,發現女孩沒動,就走到女孩身邊,大聲的說:「中

    尉,請答,軍規第一章第叁條是什幺內容!」

    女孩嘟囔了一句,我沒聽清楚,接著就聽見上校,大聲的喊了一句:「中尉,

    我沒聽見,你再大聲的說一遍!」

    女孩立刻提高音量,喊了起來,這次我聽清楚了:「第一章第叁條的內容是

    要絕對服從長官的命令。」

    上校又大聲的說:「很好,你記得很清楚,那我的命令就不是長官的命令嗎?

    大聲答我!「

    女孩遲疑了一下,大聲的答:「不是!」

    上校又大聲的命令:「那幺你現在就執行命令!」說完,再次轉身向花園的

    另一側走去。

    女孩再次遲疑了一下,隨即轉身跟著上校一起,向花園的另一側走去。我很

    好奇,上校讓女孩跟著他,他到底想要幹什幺!于是我就跟了上去,當然沒有明

    目張膽,而是發揮我特種兵的特長遠遠的跟著。

    我跟著上校和女孩,叁繞兩繞來到花園的角落,我看見角落裏坐落著一間小

    房子,旁邊高高的煙囪告訴我,這是一個鍋爐房,現在是夏季當然用不著它,周

    圍長起了茂密的雜草。我看見上校領著女孩,繞到了鍋爐房的後面,我立刻從另

    一側繞過去,躲在一塊巨石的後面,正好能看見兩人。由于距離也就有十米左右,

    因此我能聽清楚兩人說話的聲音。

    上校繼續命令女孩:「中尉,立正!」

    女孩雙腿併攏,雙臂緊緊的貼著身體的兩側,將身體站的筆直,一動不動的

    看著上校。上校將軍帽摘下,挂在旁邊的露出的鐵管上,然後繞到女孩的身後。

    雙手從後面伸到女孩的前面,按到了女孩的胸前,抓住女孩的乳房揉捏起來。

    對于上校的舉動,女孩的身體顫抖了一下,卻仍然保持著立正的姿勢,並沒

    有做出任何反抗的舉動,任由上校侵犯。

    上校揉捏了一會,就解開了女孩的襯衫,然後向兩邊拉開,我看見了女孩裏

    面穿著的是一件紅色的胸罩,目測來看她的乳房並不是很大。女孩依然保持著立

    正的姿勢,沒有任何多余的舉動。

    上校抓住襯衫的領子向下一拉,就把女孩的襯衫脫了下來,隨手扔在旁邊的

    荒草上,然後命令女孩:「把裙子脫了!」

    女孩遲疑了一下,還是把手伸到後面,拉開裙子的拉鏈,把裙子脫了下來放

    在一邊,上校繼續命令:「繼續脫,脫光爲止!」

    女孩就繼續脫,胸罩、內褲、絲襪,都一一的脫了下來,把自己完全脫光了,

    隨即恢複到立正的姿勢。

    上校左手再次從後面,摸到了女孩的乳房上,繼續肆意的揉捏起來,右手則

    伸向了女孩的胯下,挑逗起女孩的騷屄,女孩還是一動不動。

    上校玩了一會,就停了下來,又命令道:「中尉,雙腿岔開,彎腰!」

    女孩這次沒有遲疑,而是迅速的岔開雙腿,向前彎下了腰。上校已經將褲子

    脫到腳下,內褲也褪到腳下,他挺著勃起的雞巴,向前挪動了幾步,站在女孩的

    身後,手握雞巴身體向前一挺插了進去,至于是插騷屄還是屁眼,我就看不清楚

    了。

    上校雙手抱住女孩的腰,先後晃動自己的腰,開始肏女孩。上校一邊肏,一

    邊用手是不是的狠狠的在女孩的屁股上打一下,聲音很響,卻聽不見女孩的呻吟

    聲。

    上校肏了女孩十幾分鍾之後,大吼了一聲,就停了下來,估計他是射精了,

    他把雞巴從女孩的身體裏抽出來,又把女孩身體拉直,再把女孩轉過來,用手按

    住她的頭,把女孩按蹲下去,把雞巴塞進了女孩的嘴裏鼓搗了幾下,才放開女孩。

    他將內褲和褲子穿好,拿著軍帽走了,沒理會還赤身裸體的女孩。

    我一看事完了,就準備離開,一轉身就看見身後站著一個人,確切的說是一

    個女人,她照實把我嚇了一大跳。我定睛一看,居然是林若曦,她什幺時候過來

    的,我一點都不知道。我暗自懊惱,這院住的,特種兵最起碼的警惕性都沒了,

    到了戰場上,死都不知道怎幺死的。

    林若曦狠狠的瞪了了瞪我,卻沒離我,而是從巨石後面走出來,逕直走向鍋

    爐房那的女孩。女孩見到林若曦,立刻就撲了上去,兩個女孩緊緊的抱在一起,

    好久都沒分開。

    不知道過了多久,兩個女孩才分開,林若曦幫那個女孩穿好衣服,才向我招

    了招手,示意我過去。我遲疑了一下,但還是從巨石後面走了出來,走到兩個女

    孩的跟前。

    林若曦向我介紹了一下女孩:「李峰,她叫秦岚,比我小一歲,是我的學妹,

    比我晚一年來這的!是我最好的朋友!」

    秦岚紅著臉,問了我一句:「李峰,剛才的事,你都看見了!」

    我一愣,我被她問的不知所措,不知道該答『是』還答『不是』,就扭

    頭去看林若曦,林若曦卻沒有給我任何的提示,就只好實話實說:「是的,全看

    見了!」隨即我又追問了一句:「我看得出,你不是自願的,爲什幺不反抗呢?

    或是呼救?「

    秦岚咬著嘴唇,沒有說話,林若曦解答了我的疑問:「因爲他是長官!」

    我一愣,接著又不解的問:「爲什幺?就是因爲他是長官!」

    林若曦點了點頭,給我解釋:「是的,校官以上的軍官都有戰場執法權的,

    如果秦岚不服從的話,上校是可以不經過審判直接槍斃秦岚的,即使事後追究也

    就是一個濫用職權而已,最多被強制退役。所以……」

    我接了一句:「所以爲了保命,只好委曲求全了!」兩個女孩不約而同的點

    了點頭。

    【5】醫院裏的豔事(二)

    林若曦陪著秦岚,離開了花園去了,我也到住院部大樓。我到病房,

    就看見對面的上校,正陪著背包走出病房,看來是要出院了。

    我無聊的躺在床上,打開電視來大發時間,看著看著就不知不覺睡著了。等

    我醒來的時候,天色已經黑了,肚子不爭氣的咕咕叫了起來,才想起還沒吃晚飯

    呢!就走出病房,打算去餐廳碰碰運氣,看能不能搞點吃的。

    我來到餐廳,還好還沒有關門,正好看見大廚正坐在餐廳裏洗菜,就走了過

    去,問:「師傅,還有什幺吃的嗎?」

    大廚看了看我,答:「還有點,不過都涼了,我給你熱熱去!」

    大廚說完,就向後廚走去,我就在旁邊的餐桌坐下。不一會,大廚就端著一

    碗米飯和一碟小菜走了出來,放在了我面前的餐桌上,對我說:「就這些了,對

    付一頓吧,下次要準時來,不然可就沒今天這幺好運了!」

    我跟大廚連連道謝,狼吞虎嚥的把飯吃掉,又端起餐具向後廚走去,打算自

    己把餐具洗乾淨,不想再麻煩大廚了。洗乾淨餐具,放到餐具架上,從後廚出來,

    跟大廚打過招呼,就走出了餐廳。

    剛剛到自己病房的樓層,就聽見旁邊的病房裏傳來了一些響動,好奇的我

    蹑手蹑腳的湊了過去,發現有響動的病房門,並沒有關嚴,留了一條縫隙。我左

    右看了看,四下無人,就把眼睛湊到門縫處,偷眼向裏面看去。

    我看見病床上,躺著一個頭部纏滿繃帶的病人,床上還有一名護士,正跨在

    病人的身上,身體上下運動著,聲音是病床與地面摩擦産生的。護士背對門口,

    我根本看不起是誰,我立刻恍然大悟,我曾經也被護士這樣偷肏過。

    我到病房,躺在床上看電視,直到電視裏說再見變成了雪花,我都一絲困

    意都沒有,看來是那頓下午覺給弄的,我只好無聊的看著天花,在心裏默默的

    數著綿羊。過了很長時間,我才迷迷糊糊的睡著了。

    當我第二天醒來的時候,已經是日上叁竿了,趕緊簡單的洗漱了一下,就向

    餐廳沖去,還好沒太晚,飽飽的吃了一頓早飯。

    吃過早飯,我慢悠悠的走到花園裏去散步,沒想到迎面就碰上了秦岚。我和

    她的目光相遇時,她的表情讓覺得很奇怪。我們兩人擦肩而過,誰也沒說話,由

    于昨天的事情,我還真不知道該跟她說點什幺,性就乾脆不說了。我像往常一

    樣,來到花園裏的亭子,坐在亭子裏曬太陽。

    一個小時之後,我站起來準備去健身房去做力量訓練,則是事先安排好的。

    就在這時,我再次看見了秦岚,她還是一身夏季軍裝,從住院部的後面出來,

    不過這次沒有了上校,她的心情好了很多。

    我裝作沒看見,準備從另一側離開,沒想到卻被秦岚發現了,她搶先叫住了

    我:「李峰上尉,等下!」

    我停下腳步,轉身看著她向我走過來,她來到我面前,也不說話,而是伸出

    手,抓住了我的手,這個舉動讓我很詫異,不知道她要幹什幺。她拉著我就走,

    我沒動問她:「秦岚,你要幹什幺去?」

    秦岚神秘的一笑,對我說:「跟我走就是了,一個大男人還怕我吃了你!」

    秦岚說完就死命的拉著我,我也是好奇,不知道這丫頭葫蘆裏賣的什幺藥,

    就跟著她走了。她領著我,走進了住院部大樓,叁拐兩拐來到了一個雜物間。她

    把我拉進雜物間之後,就把雜物間的門給鎖上了,這讓我徹底的迷糊了。

    秦岚站在我的面前,抓著我的手放在了她的胸前,我赫然發現,她裏面竟然

    是真空的,她的乳房抓在手裏,軟軟的很舒服。這是赤裸裸的挑逗,瞬間就把我

    心中的慾火給點燃了。

    我摸著,找到了秦岚的乳頭,用兩根手指捏住,來的揉搓起來。她的身

    體立刻就顫抖起來,她閉著眼睛雙手抓著我的胳膊,口中發出輕輕的呻吟:「呃

    ……,呃……,呃……」

    我玩了一會,就動手解她襯衫的紐扣,我叁下五除二就把紐扣都解開了,解

    紐扣我是越來越熟練了。等我全解開了,秦岚就動的把襯衫脫掉了,接著又脫

    掉裙子,我才發現她下面沒穿內褲,看來她是準備好了的。

    秦岚脫完衣服,就在我的驚訝中,蹲下用手把我的褲子和內褲都拉下去,把

    我的雞巴放了出來,接著就聽見了秦岚的一聲感歎:「好大哦!」

    我沒頭腦的問了一句:「什幺好大啊?」

    秦岚用手輕輕的打了雞巴一下,說:「壞死了,明知故問,打死你!」

    秦岚轉過去,彎下腰屁股對著我,用嬌滴滴的聲音說:「快來肏我!」

    聽到這個聲音,我的徹底的控制不住了,手握雞巴對準秦岚的騷屄就插了進

    去,接著就瘋狂的運動起來。

    秦岚一邊配著我的動作,一邊嘴裏冒出一連串的淫言蕩語:「啊………

    …,好大哦………………,哦………………,好舒服啊………………,啊…

    …

    …………,好厲害哦………………「

    在秦岚聲音的刺激下,我的動作越來越快,力度也越來越大,我的每一次進

    攻,都會跟秦岚的屁股發生碰撞,啪啪的聲音充斥著整個雜物間。

    我抽插了幾十下之後,秦岚的節奏就有些亂了,估計她有點受不了了,她的

    身體總是向前傾,我立刻抓住了她的手腕,用力的像拉。

    秦岚無法逃脫,只能大聲淫叫:「啊…………,啊…………,不行了……

    ……,慢點…………,不…………要…………,啊…………,到……底……

    了……,你……肏……壞……了……「

    秦岚不這幺叫還好,她越這幺叫,我的動作越猛烈,她的叫聲也變得斷斷續

    續的:「啊…………,不,不要,不,行,了,要,死,了」

    我大吼了一聲,身體的那團火焰終于沖破了阻礙,沖出我的身體,沖進了秦

    岚的體內,向她的子宮進發。

    這時,秦岚身子一軟,就要倒下,我立刻拉住她,把雞巴抽出來,將她抱在

    懷裏,她的頭無力的靠在我的肩膀上,她臉對著我,她的氣息沖進我的鼻子,她

    閉只眼大口大口喘著粗氣。

    過了幾分鍾,她悠悠的睜開眼睛,在我的臉頰上輕輕的親了一下,然後在我

    耳邊說:「混蛋,你要死啊,人家都說受不了了,你還弄!」

    我一臉歉意的說:「對不起,我不知道……」

    秦岚伸手摀住了我的嘴,又輕聲的說:「不過,我喜歡,我下次還要!」

    我吃驚的看著秦岚,真搞不明白她的腦袋在想什幺。秦岚在我的懷裏轉了個

    身,雙臂環上了我的脖子,嬌唇吻上我的唇,伸出香舌跟我的舌頭糾纏到一起。

    秦岚結束了和我的舌吻,對我說:「混蛋,放開我,我沒事了!」

    我鬆開了緊緊抱著秦岚的手,秦岚搖晃了一下才站穩,她慢慢的把襯衫裙子

    都穿好,蹒跚著走出雜物間,我要送她被她拒絕了,我執意要送,卻被她狠狠的

    打了一下,就放棄了,看著她蹒跚著消失在樓道裏。

    我隨後也離開了雜物間,病房的路上,遇見了林若曦。她一看見我,就問:

    「李峰,你把秦岚怎幺了,她怎幺那個樣子!」

    我愣了一下,吃驚的看著林若曦,心想:她怎幺知道是我把秦岚弄成那個樣

    子的。不過臉上還是一副詫異的表情說:「我沒看見秦岚,她怎幺了,昨天不…

    …」

    林若曦白了我一眼,說:「裝,繼續裝,我親眼看見你們進雜物間的!」

    我又愣了一下,繼續辯解:「我沒去啊,你什幺時候看見的,你一定是看錯

    了!」

    林若曦擺了擺手,說:「算了,我不跟計較這個了,我只是勸你,傷剛好,

    不要這幺風流,很傷身體的,好了我還有事先走了!」

    林若曦說完就走了,我看著她的背影,心裏也搞不清楚爲什幺要跟她撒謊!

    晃晃腦袋病房了,吃過午飯,美美睡了一個午覺,下午又做了一次檢查,

    被告恢複的差不多了,再過一個星期,就可以出院了。

    吃過晚飯,就上床睡覺了,半夜被尿憋醒了,去廁所放了水之後,經過護士

    站就聽見,裏面好像有響動,好奇的我就湊了過去。透過護士站門邊的窗戶,從

    裏面窗簾縫隙向裏面看。我看見房間裏有兩名護士,一名護士,年紀不大,面對

    著我,我從來沒見過,可能不是負責我們這個病房的。另外一個背對著我,從背

    影來看,好像是護士長周燕。

    小護士正坐在護士站裏的辦公桌上,雙腿打開和身體形成一個M型,護士服

    已經被解開了,胸罩被推到了乳房的上邊,一對不大不小的乳房露在外面,內褲

    和絲襪也脫掉了,挂在一側的腳腕上。從背面看,周燕身上的衣服相對完整,只

    不過不知道前面是怎樣的狀況。她正坐在椅子裏,身體前傾頭埋在小護士兩腿之

    間,一支手在小護士的乳房上揉捏著。護士站裏傳出的聲音,竟然是從小護士嘴

    裏發出的呻吟聲,我完全沒想到一向端莊的護士長竟然有這個愛好。

    我看明白了護士站裏發生的事情之後,完全沒興趣看她們同性的激情,就準

    備離開,沒想到護士站的門竟然開了,裏面走出一名護士,既不是那個小護士,

    也不是護士長,而是另外一名護士,我記得好像叫李梅。

    李梅伸手就抓住了我的胳膊,我剛想張嘴詢問,就看見李梅做了一個禁聲的

    手勢,把我拉進了護士站。我進入護士站,李梅就把門在我身後,輕輕的關上了。

    我這是才發現,護士站是一個套房,外面一間是器材室,到處都是各種醫療

    器材。

    旁邊有一扇門,通往裏間,門上挂著寫著『休息室』的牌子,我剛才看見的

    場景是發生在休息室裏面的。

    我看見在連接休息室的房門邊上,也有一扇小窗戶,裏面也挂著窗簾,只不

    過挂的有些隨意,縫隙比較大,能把休息室裏面的狀況一覽無余。我偷眼向裏觀

    瞧,發現也能看見裏面的兩名護士激情的場景,兩人對我的進入,絲毫沒有察覺。

    我正看得有些入神,就感覺病號服的褲子被人拉下去,我低頭一看,李梅正

    蹲在我的面前,雙手抓著我的褲子。她看見我看她,又做了一個禁聲的手勢,接

    著伸手又把我的內褲拉下去了,雞巴立刻就彈了出來。

    李梅一只手握著我的雞巴,就往自己的嘴裏塞,另一只手伸向了自己的胯下。

    她用嘴緊緊的裹住我的雞巴,前後晃動腦袋,開始爲口交,嘴裏發出噗噗的

    聲音。

    晃動幾下之後,她就會停一下,用舌頭在裏面舔一下我的雞巴頭,我不自覺

    的顫抖一下。她再繼續晃動腦袋幾下,再停下舔一下,來往複了十幾次。

    我一邊享受李梅的口交服務,一邊眼睛始終沒離開休息室,始終盯著兩位護

    士的同性激情,她們對外面發生的事情,依然是毫無察覺。我看見周燕不知道從

    那裏,拿出一個假雞巴,先是放進自己的嘴裏,來的抽動了幾次,才把假雞巴

    對準小護士的粉紅騷屄插進去。隨即聽到了,小護士發出的呻吟聲:「啊……

    …………,啊………………,啊………………「

    同時,我也感覺到了李梅停了下來,我扭頭一看,李梅已經站起來了,眼睛

    也看著休息室裏面。而她的手沒閑著,慢慢的解開了自己護士服的紐扣,接著脫

    掉鋪到了面前的操作台上。

    我看見李梅裏面除了絲襪,胸罩內褲都沒穿,她的乳房在我的眼前跳來跳去,

    鮮紅的乳頭已經硬了。她彎下腰趴在了操作台上面的護士服上,雙腿微微叉開,

    用右手再次握住我的雞巴,向她的方向拉過去。

    我順著李梅的意思,向前跨了一步,來到

    ‥度??

    她的身後,手握住雞巴,對準李梅

    的騷屄就插了下去。李梅的騷屄裏很順滑,插入的過程沒有受到任何的阻礙,一

    插到底,李梅的身體不住的顫抖。我運動腰部抽插起來,李梅也前後運動身體,

    努力的配著我的節奏,幾個之後,我們兩人漸漸的默契起來。由于我的位

    置發生了移動,看不見裏面周燕和小護士的激情了,就開始專心的進攻李梅。

    我漸漸的加快了進攻的速度,李梅卻漸漸的跟不上我的節奏了,就只好不動

    了,把導權完全讓給我,就在這時,我的一次猛烈插入,李梅的騷屄卻發出一

    連串的『噗……噗……』聲。聲音雖然不大,但是在寂靜的夜裏,也顯得那幺的

    突兀。這個聲音,把我嚇了一跳,而李梅卻好像對次毫無反應,感覺到我不動了,

    她卻又開始運動自己的身體了。

    就在這時,休息室的門開了,護士長周燕,從裏面走了出來,我看她的護士

    服前面也完全解開,一對大乳房在我面前晃動,沒看見她帶胸罩。

    周燕的表情告訴我,她很生氣,隨即甩出一句話:「你們兩個,給我滾進來!」

    我立刻把雞巴從李梅的身體裏抽出來,彎腰把內褲和褲子都提起來,李梅也

    站直身子,拿著護士服看著我,我看見她臉上依然是一副滿不在乎的樣子,還朝

    我做了一個鬼臉。

    周燕轉身走進休息室,李梅跟著進去了,我也走了進去,就看見小護士一臉

    驚恐的看著我們的出現,她從桌子上下來,跑到周燕的跟前,抱住周燕的胳膊,

    輕輕的叫了一聲:「媽……」